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LSG專區) 《冇獎競猜遊戲》

 

有心人士又在網上找到一篇文章,簡直是對社福界人人喊打的整筆撥款,施以大力的鞭打。

大家又估下作者是誰?
星期五晚開估。

《整筆撥款「好心做壞事」》

早前,出現了「社福界就政府削資可能進行司法覆核」的報道。事實上,關於政府是否違反整筆撥款的合約,早在2006年3月30日,立法會的福利事務委員會中已提出討論,而政府亦向委員會提交文件,交代了律政司的意見。要討論政府是否違反整筆撥款合約,便要先從整筆撥款與整筆撥款基準的基本概念,及資源增值的推行說起。

整筆撥款基準惹爭議

現時在社會福利界所推行的「整筆撥款」(LumpSumGrant)安排,是於2000年時所制訂及推行的。概念上,「整筆撥款」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和安排,如醫院管理局的撥款亦是一種整筆撥款。在社會福利服務中所推行的整筆撥款制度核心,是整筆撥款基準的計算及調整機制。基準包括兩個元素,一是服務單位的名義(notional)編制中依政府公務員薪級表中位數的總額,二是服務單位的其他認可開支資助(othercharges)。前者的數額調整跟從政府公務員薪酬架構的調整,而後者則是依通脹而調整。這些都在整筆撥款的手冊中清楚列明。在推行整筆撥款的七年間,如公務員減薪,整筆撥款亦按照上述機制不斷向下調整,這部分在社福界內並沒有爭議。在開始推行整筆撥款時,由於部分社會服務機構的資助金額高過基準,其整筆撥款金額便超過基準的水平。自2008年度開始,這些機構的資助金額亦逐步調低至基準水平。

政府亦在2000年開始推行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理念上,推行資源增值應從理順服務入手,例如刪除不必要或是較低優次的服務,從而在人手編制及其他經常開支上可以作出調整。這亦是一般政府部門在推行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的主要方法。不過,在社會福利中,除了少部分的服務理順外,絕大部分的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都是一刀切地削減整筆撥款,而沒有刪除不必要或是較低優次的服務。結果,社會服務機構只能從薪酬入手,以原有或更少的人手,來推行既定或是增加的工作需求。所以,在大部分社會服務機構中,便出現了「減薪加辛」的現象,最受影響的便是2000年後才入職的員工,他們不少面對年年減薪。最畸形的現象是,有不少有五至七年工作經驗的社工,現時的薪酬還遠低於他們初入職的時候。他們亦是在社福界中,最憤怒的一群。

有關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對整筆撥款基準的影響,一直以來都是模糊不清。社福界幾經要求澄清後,直到2003年10月一次整筆撥款督導委員會中,前社署署長林鄭月娥才澄清說,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不會影響整筆撥款基準的計算,此澄清在會議記錄中列明。社福界安心下來兩年後,在2005年底,當政府安排取消「過渡期補貼」時,部分機構才得悉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實際上影響了整筆撥款基準的計算,而政府則認為社福界誤解了林太的意思。換言之,這些機構經歷資源增值及效能節省多年之後,基準調低了,整筆撥款還要在2008年後繼續調低。這個問題便一直爭議不休,最近再炒起司法覆核的可能性。

機構儲備用途說不清

不過,近期社工的行動,近因是由於公務員薪酬調整及不少職級起薪點大幅度提升。一方面,這提升社福界員工的期望,另一方面,社福機構便面臨兩難局面。一是跟隨政府調整薪酬,但令儲備提早兩至三年乾塘,或是不跟隨政府調整,面對高人手流失率再上揚的危機。雖然大部分機構都有一定的儲備,不過,2006年政府安排取消「過渡期補貼」時,已審核個別機構的未來十年預算,在知悉這些機構將會在未來十年耗盡儲備的前提下,再提供一次過的特別津貼給這些機構。

近日,社署署長提出社福機構可以動用儲備來解決薪酬調整的問題,實有些令人費解。一是他認為一年前審批機構預算社署犯了錯誤,在機構不會在未來十年耗盡儲備的情況下,還動用公帑批出一次過特別津貼給這些機構,又或只是以機構有儲備為藉口,誤導公眾,以減低社福界向政府所施的壓力。不過,不論署長的目的為何,這個實質上已引致公眾誤解機構儲備用途的說法,已經令社福界與政府緊張的關係雪上加霜,實為不智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