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施政報告諮詢會有關社福界之社總建議書(一)》

2018年7月22日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先生撰寫網誌《社會福利服務的規劃》企圖讓香港人相信以單一項目的服務規劃就能取代政府自1999年後沒不再推行的「五年計劃機制規劃社會福利服務」,事實說明了,19年來社福界未能因應社會轉變和需要制定不同的恆常新服務,更沒有因應社福界所需要之土地或場所運用而與政府其他部門互相協調。同時,政府亦沒有檢討不同服務之人手編制,更沒有檢討各機構於實施整筆撥款後,是否有因人手不足或服務指標不合理而影響服務質素。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現就施政報告諮詢會有關社福界之部份有下列建議﹕
 

1. 【制訂社福界服務規劃檢討時間表及成立不同持份者之委員會】
政府應盡快展開長遠社福規劃的討論,並落實檢討時間表,提供公眾表達意見的平台,在未重啟長遠社福規劃之前,應盡快展開以下措施:
 

>>1.1 將運作已久的中短期計劃轉為恆常資助服務

現時不少以中短期計劃模式開設的服務,營辦機構需要每數年競投一次,當中對服務延續性及提昇服務質素均有負面影響。 特別是一些針對現時社會出現的新問題而成立的服務計劃,本來需要獲長期資助以更全面制訂長遠的計劃去協助及早解決不同的社會問題,可惜政府一直沒有正面回應會否考慮將不同中短期計劃轉為恆常資助服務。
 

→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 (IEAPS)恆常化和專業化←

「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 (IEAPS)」是其中一個十分急需政府盡快檢討的項目,以讓有關服務可恆常化和專業化,藉此解決跨代貧窮的問題。過往本工會與關注組亦曾與社署及勞福局多次見面,並多次遞交有關計劃之詳細內容及指標建議,未來實在需要當局與業界認真討論,以讓綜援人士可真正自力更生。
 

社署於2003年10月起委託社福機構營辦深入就業援助計劃,並由社署職員轉介有工作能力的綜援受助人參加計劃,藉此提高受助人的受僱能力。當中不少受助人並沒有個案社工跟進,但透過計劃提供的個人化的跟進和其他服務,已協助不少受助者及其家庭處理不同的就業障礙,以助他們重新投入社會,可是此計劃至今已推行14年,仍需要社福機構每兩至三年競投一次,社署在競求計劃中計算工資時亦不會考慮年資,營辦機構須在工資和活動預算中互相拉扯,影響服務的延續性和同工的去留。負責此計劃的專業社工比例也不足以應付複雜個案。
 

※建議: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IEAPS服務恆常化,除可令服務得以持續發展外,亦令營辦機構可有較長遠的服務發展規劃。有關指標可於首五年透過學者、社署和營辦機構共同制訂一套合理指標,包括考慮不同地區之就業趨勢及個案之困難程度,避免社署和營辦機構最終因指標不合理而無法達到。同時,計劃需要走向專業化,制定有關專業社工之基本人手比例,以及早協助處理阻礙綜援受助人就業的個人或家庭問題,特別是單親和青年個案,如能以支援家庭為介入點,也讓「跨代貧窮」之問題不要嚴重下去。當中更可透過IEAPS計劃讓綜援家庭中的青少年可有一個限時的入息豁免計劃,以鼓勵青少年可透過穩定工作以脫離綜援網。建議社工與個案之比例為1:50、社工與綜援家庭的青年個案/ 單親家庭比例為1:30、非社工與只需就業輔助的個案比例為1:70。
 

>> 1.2 恆常資助因應社會新需求之服務
隨著社會問題日益複雜,社會實在有服務的新需求,特別是15歲以下之學童情緒及精神健康的支援服務實在刻不容緩,以避免問題日益惡化。綜觀以下服務提供的現況,小學社工未納入恆常編制,而精神健康綜合服務中心也未有為9至14歲的兒童提供服務,所以6至14歲兒童的精神健康服務可說明有了斷層,故促請政府正視現況。
 

1.2.1 一年內需要實施的政策
→於「精神健康綜合服務中心」成立青少年精神健康專隊←

現時的精神健康綜合服務中心只服務15歲以上人士,但綜合前線同工經驗,9-14歲之學童受精神問題困擾的個案近年不停上升,而ICCMW未能提供服務;此外,ICCMW的會員多是中年人士,年青的精神病患者對接受ICCMW服務因標籤效應表現抗拒,不少年青個案又礙於其他相關服務未能做家訪,只能終日呆在家中。
 

※建議﹕成立地區青少年精神健康專隊,為9-19歲的兒童及青少年提供針對性的精神健康服務,包括﹕接受精神科醫生治療 + 臨床心理學家 + 資深社工個案輔導。
 

1.2.2 三年內需要實施的政策

a) 成立體恤安置專責社工隊
署方於2016年第3季開始,就「檢視體恤安置個案的處理」進行諮詢,並於2018年1月進行第二輪聚焦小組,收集業界不同持份者的意見。於2018年1月31日,署方安排以「業界工會及以個人名義參與」為對象的聚焦小組,本會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亦參與其中,過去也過業界同工的聯署、於2016年1月的請願、一人一信行動,加上社總IFSC關注組於2016年7月至9月期間聯同超過60人次前線同工,與署方兩次會面。遺憾的是雖然署方是開展了相關的檢討工作,但是,本會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從不同途徑獲得相關的聚焦小組會議紀錄初稿後,發現署方的紀錄未能完全中立持平。本會已就此向「社會福利署家庭及兒童福利科」作出回應。

本會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多年來發動聯署、請願、舉辦集思會及約見社署代表等,一直要求成立獨立專責隊伍審批體恤安置個案,並要求政府必需務實善用土地資源以增加公屋供應量,才能真正解決市民的住屋需要及困境。(相關新聞報導:http://www.hkswgu.org.hk/node/821 ) 由於體恤安置的審批準則模糊不清,前線同工一直備受困擾。當愈來愈多市民提出申請「體恤安置」時,同工被賦予的專業判斷角色成了決策者與市民間之磨心,導致彼此關係緊張、專業角色的迷失甚或製造大量不必要的投訴。
 

社署近年又不斷收緊體恤安置的審批準則,不同區域的專員的標準和要求又有所不同,以致出現不同區域及不同部門審批準則不一致的亂象。申請人即使面對惡劣環境也很多時被評為不合資格,令前線社工成為代罪羔羊,破壞與受助者的關係,令社工的家庭輔導及防止家庭問題的效能大受影響。
 

建議﹕建議成立體恤安置專責社工隊: 
本會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再次表達強烈不滿,強調社署應以多數前線同工意見為依歸,首先成立獨立的專責隊伍審批體恤安置個案,收窄審批標準的差異,不必以修訂指引為擋箭牌;亦應設獨立委員會檢討已失衡的「體恤安置」的指引和機制,成員宜包括跨部門代表、前線同工、工會代表及其他持份者,並於檢討後積極諮詢前線同工意見。唯有署方能落實執行,才可以讓有真正迫切房屋需要而符合體恤資格的市民及時得到幫助,也能令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回歸本位,集中人手預防家庭危機,支援困難家庭及提供深入輔導。


b) 免審查全民退休保障
儘管政府有提供長者生活津貼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但在社會對綜援的集體標籤之下,不少長者為了不希望被標籤為「懶人」而拒絕申請任何經濟援助,又或因不同原因而無法符合資格申請經濟援助,但卻仍然需要面對長者貧窮狀況。即使長者願意申請綜援,如果長者是與子女同住便需要取得子女的同意,以獲得他們的入息和資產證明;不少長者會因此而與子女發生衝突,因為子女不希望正視無法供養父母的事實;事實上,不少人無法面對被職員「審問」的心理關卡,因為尊嚴是人的最後保護幕,如果讓別人知道自己已山窮水盡,實在令不少人覺得自己尊嚴盡失;最後,不少長者為了避免家庭衝突而只會選擇申請沒有審查的高齡津貼(生果金)1,325元。
 

※建議﹕只有從公民的權利出發推行「免審查全民退休保障」,才能令長者認為自己是有權申請。否則,他們只會繼續依靠自己自力更生,即使每天只吃一個麵包和一餐飯,也要堅持活到老做到老。
 

c) 開設0至5歲幼兒服務:
現時0至5歲幼兒服務只有「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由教育局、衛生署、醫院管理局及社會福利署的溝通和合作,及早識別和處理高危孕婦、產後抑鬱的母親、有社會服務需要的兒童及家庭、以及有健康、發展及行為問題的學前兒童;及早識別及服務轉介均以母嬰健康院為主要平台,然而,幼兒由歲半起已完成大部份的免疫接種後就不會再到訪母嬰健康院,加上,程序是應「先由母嬰健康院取得家長同意,接受轉介至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再由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聯絡家長,得到家長同意後再提供服務」,這種架床疊屋的方式,實在令服務使用者難以接觸服務,何妨遇有危機較大的個案更是不會主動求助。

※建議:應盡快開設部門研究為0至5歲的幼兒及其家庭開辦恆常服務,以及早識別問題,有效防止虐兒事件。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