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重建社福界「行業規範」】記者會內容

自從政府於2000年引入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社福界於這18年間被徹底摧毀。制度阻礙社福機構以人為本地對待員工和服務使用者,更為社福界的生態帶來破壞性的大災難﹕同工不同酬、年資不被認可、失去公積金(非強積金)的保障、機構管理模式趨向商業化…社福界不再優先考慮員工的經驗和年資,如何能有效地維持及提昇服務質素,管理層著眼於成本效益及數量指標,結果慢慢背離社會服務的初衷及精神,磨蝕業內的勞資關係,內耗彼此的心神和精力,拖垮社會服務的質素,最終影響服務使用者的福祉。

 

優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檢討假諮詢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於2018年5月14日舉辦「優化整筆撥款制度檢討」公聽會,場內有101個社福團體及公眾人士出席及表達意見,逼使政府把會議延長至整日進行。場外則有400多個社福界同工及服務使用者集會,怒吼「跟LSG算帳」,反映同工及服務使用者對整筆撥款的不滿。社總早前進行《整筆撥款制度(LSG)對同工工作及生活影響問卷調查》問卷調查,問卷調查報告的第八項「對整筆撥款制度評價」顯示社福界同工對此制度已經到達了唾棄的程度。雖然為期兩年的「優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檢討」已經於本年5月14日正式展開,但政府似乎貫徹一向的「紙版諮詢」模式,專責小組的代表性成疑,單向發放問卷予機構管理層,業界交流會當作諮詢會,只安排參與者限時發言2分鐘,沒有互動或交流,沒有真正聆聽及回應業界的訴求。

 

問卷結果反映社福同工的困局
問卷調查報告更進一步反映社福界的人手編制、年資及薪酬問題﹕第2.1項顯示超過90%受訪同工認為自己的工作量並不合理, 84.8%傾向同意自入職後所提供的服務範疇也越來越多;84.3% 傾向同意自己有大量的文書記錄工作,74.0% 傾向同意自己要超時工作才能完成職務 (B01 欄)。社福機構的人手編制18年來沒有被檢討,文件工作量日益增加,單位或中央支援人手更是嚴重不足,導致前線社工要不減少與服務使用者的接觸,要不就犧牲自己的私人時間超時工作。第4.1項中顯示超過六成 (63.9%) 受訪同工表示機構的薪酬制度與政府總薪級表 (MPS) 並不相同,亦有過半 (54.9%) 表示增薪的安排與公務員不一樣。 即使同工不斷進修,但仍沒法得到合理的回報。其實,在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推行前,同工的職務、職級和薪酬是合理和公平地相扣的。但,現在同工的職務就算是維持不變,職級卻向下流,薪酬更是大幅下跌。第4.2項反映有68.0%受訪同工表示機構在補薪 (backpay) 安排上與公務員制度相約,也有67.8% 表示機構會定期調整同事的薪酬,結果反映政府透過《最佳執行指引》要求社福機構必須設立相關機制是有成效的。不過,同工在涉及自己的職位及薪酬調整等權益上的發言權仍然不大 (D01欄)。

 

建立社福界行規的需要
社總並非認為《最佳執行指引》能解決社福界目前的困局,是次檢討也未必能徹底推倒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所帶來的問題,令社福界重返實報實銷的年代。但,社總期望在這兩年的檢討期內推動撥款制度的改革,政府亦責無旁貸要監管社福機構如何制訂以人為本的機制,以讓撥款制度符合「同工同酬、年資認可、合理人手、退休保障、鼓勵創新」的原則。社總建議於業界開展『建立「行規」運動』,擬定機構、同工及資助組織一致認同的行業規範,減少內耗,將精力聚焦在服務的發展及質素上,做福服務使用者。以下是『建立「行規」運動』的推行背景及內容重點,望拋磚引玉以引起社會及業界的討論與修正﹕

 

甲、 推行「行規」所需要的背景:
1. 撥款基準:社署上調撥款基準,例如政府按薪級表(MPS)頂點撥款,機構需要承諾實行及遵守「行規」,當薪酬撥款有剩餘時便退回給社署;
2. 儲備水平:上調撥款基準後,機構儲備不需包括薪酬部份,儲備水平亦應作適當下調,下調水平留待社福界商討;
3. 強積金儲備:社署需要設立機制支援機構按「行規」運作,強積金儲備水平亦可因此下調至某個水平,下調水平留待社福界商討;
4. 投標制度:政府部門及各資助組織應參考「行規」以設定投標準則,每次投標之服務計劃年份最少為三年;
5. 服務常規化:政府應設定服務常規化機制,例如服務計劃已透過投標延續兩次,證明社會有此服務需求,便必須轉為常規服務。

 

乙、 「行規」框架的重點:
1. 薪酬架構:業界共同商討如何建立合理的薪酬待遇以設立機構薪級表;
2. 年資認可:業界共同商討如何建立一個有效和公平的年資認可機制和資料庫;
3. 人手編制:業界共同商討職級、職務及薪酬之間互相對應的制度;
4. 退休保障:業界共同商討在現有資源下重整一個合理的供款制度。

社總呼籲社福界上下同心,在堅守崗位之時,共同努力改善社福界的行業生態,一起重建「同工同酬、年資認可、合理人手、退休保障、鼓勵創新」為原則的撥款制度。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2018.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