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行動
【致特首聯署信:反對社工專業互認】

請進入: https://goo.gl/forms/4eKsgepp96L5ms3K3

(社總將會收集整理聯署名單後連同此信件電郵及郵寄給特首)

 

致特首林鄭月娥女士:

 

我們是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就2019年2月18日正式推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規劃綱要》)寫道:「......鼓勵港澳與內地社會福利界加強合作,推進社會工作領域職業資格互認,加強粵港澳社工的專業培訓交流......」有關三地社工專業的互認論,我們所發起的聯署反映眾多香港社福機構同工及接受服務的市民表示反對,敬希特首林鄭月娥女士 閣下就以下兩點作出回應:

 

1) 政府何時曾向公眾及社福界進行諮詢?
就2月19日特首回應傳媒稱《綱要》是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謀劃「層次高、範圍廣、內容廣泛」的發展大框架,香港由最開始已有份參與草擬,故不是「被規劃」,而是積極主動參與。

一直以來,香港政府會就重要政策進行公眾諮詢,最近就有「土地大辯論」,較早前有「全民退休保障」。然而,是次影響深遠而且廣泛的「三地社工專業互認」並未進行任何諮詢,如果香港的社會服務不是被中央規劃,就是被特首規劃了。

 

2) 三地社工註冊制度無互認基礎
目前,中港澳三地有關社工註冊制度如下:
香港:完成獲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審批及認可之社工課程後(包括完成課程要求及實習時數),可註冊成為專業社工,並受香港法例第505章《社會工作註冊條例》 監管,未經註冊為社工的人士不得對外宣稱自己為社工。有關條例於1997年4月23日通過,1997年6月6日生效。

中國:考取國人部發[2006]71號《社會工作者職業水平評價暫行規定》及《助理社工師、社工師職業水平考試實施辦法》後,以「授証方式」獲取社工註冊資格。有關政策於2006年7月20日發佈,2006年9月1日施行。

澳門:社工局於2009年開始研究,現正就社工註冊制度立法諮詢。

無論從社工註冊制度的形式或發展步伐,以及三地社會服務的發展文化,明顯都有很大差異,完全沒有專業資格互認的必須及條件。

 

 

 

此外,回應特首林鄭月娥女士 閣下曾於2019年2月19日表示「而家就係由香港政府自己決定,當然同埋各界同埋我地市民決定」,所以我們必須清晰陳述表明反對社工專業互認的下列觀點:

 

1)互認一向不存在!
本地社會工作者註冊局一直也沒有與內地院校或機構建立資歷互認制度。昨天沒有,今天也不應因為一份《規劃綱要》而忽然彈出一個互認制度。社總會長正是上屆社會工作者註冊局主席,去年澳門社工局來訪交流時,早已斬釘截鐵地表示可預見的未來,港澳社工資歷互認暫時沒有可能出現!

 

2)不要政治正確,業界要專業正確
內地社工課程內容與本地有相當大的差距:是學術上的差距,是課程設計上的差距,也是社工價值的差距。兩地獲取社工資格完全不同,包括有豐富社工資歷的老師為社工學生作培訓和實習督導,本港社福機構亦有較完善的人手編制以監察社工提供的服務質素,令社工年資的認受性提高。這種差距,是專業上的不足,故資歷互認是毫無基礎的。

 

3)社會公義是核心價值
近年澳門計劃建立社工註冊制度,但就工作守則是否會加上「社會公義」四字,也極富爭議。此事反映,個別地區對守護公義有不同的堅持,那不堅持「社會公義」為核心價值的社工,如何不畏強權站在服務使用者的一方呢?當中香港社工與內地社工對「社會公義」的理解,相距十萬公里。究竟政府是否佈署加強控制社工在提供服務時不要「僭越」政府的主控權,不要再為服務使用者發聲而純粹做維穩工作呢?

 

4)內地社工會影響香港社工的供求
本地社工課程,包括學位和非學位課程,相當足夠,甚至有供過於求的情況。所以,輸入內地社工,絕無需要。除非求大於供情況嚴重,否則香港社福界又怎會優先聘用分不清楚「公屋」和「居屋」、「東方」與「蘋果」分別的內地社工呢?

 

5)香港要社福規劃,而不是要被規劃
本地社福界缺乏長遠規劃多年,羅局長叫我們不要懷緬和陶醉過去有社福規劃的年代。言猶在耳之際,忽然《規劃綱要》就要我們社福界被規劃?我們不要大灣區,我們只想攪好本地的社福規劃,攪好本地民生。

總結:目前香港、澳門及中國之間的社工交流正在順利發展,港中兩地早已存在互相取得社工註冊的合法途徑,實不需要節外生枝而花上心力。香港社會福利政策千瘡百孔,政府理應投放更多時間與精神重啟社福規劃、檢討整筆撥款制度、檢討綜援制度、落實全民退保等惠民措施,才是政府應有的責任。

2019.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