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社總致社福同工之呼籲信》

各位社總會員:

社總呼籲各社福界同工參與6月9號「守護香港反送中遊行」!

【條例修訂是令香港步向極權統治之路】

推出「送中條例」本身已是不公義,其對香港社會破壞之大,坊間已有大量資料闡釋,在此不贅。目前,「自我審查」、「政權對民主派的打壓」、「人大釋法」等已經令立法會失衡;令香港政府失去自主權,一旦修例草案通過,「一國兩制」消失,香港政府與中央政府的從屬關係下將理所當然地融入大灣區。事實上,歐盟28個國家「外交照會」(即「通牒」)及美國國會已要求香港政府撤回修例,如港府繼續漠視,外資撤離會使香港社會經濟上更向中國靠攏;過去只敢暗中拘捕在港人士,未來非法行動將會變成合法化,令香港人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活於自我審查的白色恐怖下,並正式宣告香港步入極權的時代,對社工身份、社會的結構將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

 

【極權之下,還有社工嗎?】

社工的出現是為了協助弱勢,為被欺壓的一群爭取權益,為改變不義制度而站在前線。當一個社會能容得下「社工」,即是接受有人可以為爭取公義而挑戰權威、挑戰社會制度、挑戰掌權者。記得2014年9月29日嗎?港府向和平示威的香港人發出87枚催淚彈後,社福界便團結起來一同罷工,為香港的未來集思。

當下生活於中國社會的人民,正是不能講公民權利、不能講公民社會、關心勞工權益或發展社區服務會被秘密拘捕,當中例子多不勝數。以下的幾個內地個案,反映了當香港成為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並失去了獨特文化時,我們根本無法在極權社會實踐社工的職責「爭取社會公義及促進人權」:

(1) 3月20日,幫助塵肺病工人的內地自媒體「新生代」任編輯危志立在廣州家中被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2) 5月22日,童菲菲畢業於北京大學社會學研究所,過去曾在工業區組成女工小組,也舉辦過多次社區學堂,致力於關注工人培訓、兒童與性別教育等相關議題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3) 自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並多半涉及深圳的「佳士工人維權案」的5名左翼維權運動學生「被失蹤」今下落不明。
當香港被大灣區侵蝕後,我們還有能力幫助淪為「低端人口」的弱勢極權嗎? 在極權之下,宗教、專業、社群及個人意志等都必須臣服於當權者。倘若社工要實踐專業自主,社工價值都必然會觸及政權紅線,淪為被整肅對象。因此,送中條例是對社會工作者作為一個專業身份的挑戰。若各位同工曾對自己作為一個社工感到自豪,或是感到「有種責任」,又或是曾對香港未來抱有美好的願景,請必須站起來,以行動反對送中條例。

【極權之下,還有人性嗎?】

我們相信,人人生而自由,每個人都能選擇自己的未來;而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宣揚美德、貶抑惡習。
1949年以來,中國人民經歷1957年反右運動;1967年文化大革命;中國人民已陷於互不能信任的狀態,及至1989年北京屠城之前,曾有一段時間出現公民社會,人與人之間漸漸建立了互相扶持的關係,其中趙紫陽相信中國改革的重點在於尊重「人」。惟屠城過後,人人噤聲,只能把未來建立在「向錢看」的惟一道路上。於是,為了賺錢黑心食物、有毒奶粉、過期疫苗、豆腐渣工程…….在過去數十年已殘害了很多內地人,導致他們為了人身安全來港搶購藥品與食物,為了有更好的教育及生育,釀成與我們爭位的不快事件。可怕的是因為人與人之間失去互信,見死不救才能安身立命。

有人為了自保而迎合當權者的利益,選擇屏棄人命及道德價值,相反,磊落光明、為民請命反而會受到無情的打壓,自私自利才是在這個社會生存的唯一方法,因此才會打造出如林鄭及一眾建制派賣港求榮之輩。此刻,香港正面臨大限,修例草案通過後,極權之下,人非人,香港價值不再。我們願意下一代生活這種環境之下嗎?因此我們要站起來,拒絕謊言,堅持講真話。

【自由之路,本是難行】

民主、人權運動並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功,往往會經歷高低起伏,歐洲曾經歷一個世紀的民主黑暗時期、美國由解放黑奴到平權歷經百餘年,成功關鍵在於能否在劣境之中憑籍明知不何為而為之的態度堅持下去。
或許你曾對雨傘運動未竟全功感到失望;在人大釋法DQ一眾議員時感到無力;看見政治犯先後入獄而感到心寒。但若果你對民主自由仍有追求,對港共政權的嘴臉感到憤怒,請不要放棄,站出來,共同對抗惡法。

【我城興廢,在此一役】

現況不容樂觀,但形勢是近年以來最好。在各方質疑之下,林鄭政府每日都只能語無倫次、建制派因被逼盲撐而詞窮。相反社會各界及歐美西方政府皆明言反對送中條例。但政府仍能強行於6月12日直上立法會大會,逃犯條例將會因保皇黨護駕下通過修訂。因此,我們需要站出來,更需要與身邊的人一起提出反對,讓中共政權和香港政府看見香港人反對「送中條例」的決心。請你與我們一起:

(1) 6月9號動員身邊家人朋友參加遊行;

(2) 突破同溫層,請嘗試與同學、同事、街坊、服務使用者解釋及派發單張;

(3) 參與不同團體的街站把訊息帶到不同社群,增加對港共政府的壓力;

6月9日,讓我們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