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民主何妨百花齊放 誠實參與不要混水摸魚

       前文於上週發出後,前天有一位機構主管同工突然輕聲問我:「『西環』有無人找過你?」我愕然,隨之明其所指,淡然答「無啊,他們不會找社總的」。

       這讓我想起,近日頗多同工談及,業界這一年半載突然出現了一些這樣那樣的小組織,不是我們慣常見到的「服務關注組」、「爭取服務改善聯席」之類,而是訴求比較廣泛(該同工的形容詞是「模糊」)的。有些組織的成員貴為機構負責人及高層管理者,也有年輕同工,組合比較特別。

       業界多了同工組織起來,關注業界的發展從來都是好事;真的是越多越好,是我輩工運參與者非常樂於見到的景象。可是看看各成員的組合,再與業界的前輩友好談過,經過他們提醒,又不禁有些悵然。

       我大膽的指出,這些團體的出現,應該是與今年的選舉委員會、明年初的特首選舉以至9月立法會選舉有關的。當然正如我上次《社總觀點》提及社總正考慮是否參選,而其他人士組成團隊參與也是非常正常的。可是,不知是我多疑還是什麽,我好像看到了有某些權力在背後操作的影子。例如:那些團體活動都碰巧有一些特別背景的報章主力報導…這裡還是不多說,免得越說越「陰謀論」。不過香港各級選舉從來都是如此,正如那前輩說,奇怪?其實也不太怪,何況今年的選委會對2017年特首選舉是如此重要。

      我只想說,社會工作或社會福利作為一種立於群眾,植根基層的實踐,從業員應該永遠有一種批判及自我批判的能力,對建制及權力應該天生有一種懷疑和警惕。我希望每一位參與社會事務的同工,都能夠站穩基層的立場,捍衛基層的權益,保障市民免受權力的侵害,更遑論以社會工作者的幌子,獲取個人的名聲,以至利益。

      共勉。

 

你的朋友 

伍銳明 

2011112

前文於上週發出後,前天有一位機構主管同工突然輕聲問我:「『西環』有無人找過你?」我愕然,隨之明其所指,淡然答「無啊,他們不會找社總的」。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