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六四日記一則

社總:六四日記一則

      多謝幾位朋友, 於今年六四透過「面書」為我祝壽。

      我說: 我生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即是解放軍在北京剛剛開第一槍之後。你相信嗎?

      不信也不打緊。記得明年六四要到維園。

      今年我再次去維園。晚上十一點半之後才與阿柱一齊走。第一次聽到舊朋友親述當年六月三日晚留在北京, 一番熱血要保護在北京的學生, 隨後遇上不幸中之大幸, 僅僅被一班軍人用槍柄打。繼而被送到醫院, 才目睹無辜死傷之慘烈, 貼身經驗死者親人之肝腸寸斷.....

      你還會繼續喊: 平反六四! 毋忘六四....嗎

      我會! 明年維園見!

       最後, 請參考http://www.hkswgu.org.hk/node/212

四十幾                       

2012/6/6       

     (後記:世事瞬息萬變,日記寫成之後,李旺陽「被自殺」事件突然發生,若說李純是自殺,卻疑點重重。事件已越演越旺,民間團體更發動了二萬五千人於6月10日下午由中環遊行至中聯辦。6月13日(星期三)上七點正,在舊立法會旁的無名路,支聯會將會為李旺陽先生(頭七)舉行悼念活動,希望大家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亦期望民間參與可以令事件能夠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