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系列(1):康復服務——上篇

回顧香港社會服務的發展,康復服務似乎是較有規劃。例如1995年製定了《康復白皮書》,至今仍有《香港康復計劃方案》,以及由康復諮詢委員會持續提供相關的發展意見。但現實的情況乃是坑坑窪窪,同工都做得吃力。

首先要指出的是,現時弱智人士院舍的供應嚴重不足,而政府往往推說因為在覓地時受到社區反對。業界認為政府必需擇善固執,堅持應有的態度,不能有反對聲音就退縮,更不應該把責任推給「社區聲音」。另一方面,業界也發現現時新建公共屋邨樓下都沒有準備用作服務場地,業界質疑這種行之有效的福利用地供應途徑為何取消了,白白損失大量可使用的場地。

另外,現時的服務設置也有不少的問題。從前康復院舍是分「科」的,例如分聾啞、精神病、智障等,現在卻是「綜合化」了,不再分「科」,由此引起很多問題——不同類別的服務對象在一起出現很多「融合」問題,而且需要同事的受訓專長也不一樣。回看歷史,當年推行綜合化只是因為名額不夠,屬於臨時措施,奈何政府一直置之不理,至今實在弊病叢生。政府必需與業界重新檢視這樣的安排是否對服務對象的發展有益。

再以綜合康復中心為例,職業康復延展計劃(WEP)放在綜合中心,亦一樣因服務對象性質不同,難於融合。康復服務要與醫療服務配合;聽同工說過,抑鬱症的人是不會去分裂症病人服務中心那裡的。精神病康復服務近年在名額方面是擴展了,但人手如醫生、個案經理不足夠,前線不敢推行。凡此種種,都是服務規劃的問題。還有展能中心延展照顧計劃(Extended Care Program,ECP)及WEP這些服務也要檢討成效,從速改善。

公開就業方面,現時輔助就業(SE)往往是自己特意開一些項目,再招聘學員去任職,原因只爲滿足政府對「公開招聘」(open employment)指標的要求。業界對此都很無奈,也知道這樣其實是滿足不了服務的需要。政府應該檢視要求與實際情況的差異,與業界定出合符現實的產出指標。說到傷健融合,鼓勵弱能人士就業方面,政府是否應該也聘用一定比例的弱能人士?據悉政府有意要求非政府機構訂立聘用2%弱能人士的政策,但這個要求並沒有打算擴大到私營機構。我們認為這種方向並不合理。

你的朋友

張國柱
2011年7月8日

回顧香港社會服務的發展,康復服務似乎是較有規劃。例如1995年製定了《康復白皮書》,至今仍有《香港康復計劃方案》,以及由康復諮詢委員會持續提供相關的發展意見。但現實的情況乃是坑坑窪窪,同工都做得吃力。
porno izle porno izle sex sohbeti sex hikayeleri porno hikayleleri oku xn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