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號:社工已淪為賺錢工具?!

  警號:社工已淪為賺錢工具?!

  5月14日,星島日報報導指某慈善機構老人中心因為活動反應欠佳,除迫令社工賠償機構金錢損失外,亦要他額外付錢,作為盈餘保證。社總認為該機構的做法是完全不合理,是完全違反了社會服務應有的精神。

  在整筆撥款制度下,社褔機構的營運已經被扭曲到面目全非,整個褔利服務在市場化的的過程中,不再以「服務使用者」為本,而是盈餘掛帥;過份強調成本效益,更易對沒有經濟能力的服務使用者的需要置若罔聞。警號再響:已有社工淪落成為一般的銷售人員,每月要追求服務人數及活動盈利等數字;市場化的後果令到社工技工化,部件化,失卻了社工人性的最重要一面。今次事件,是社會福利服務市場化的後遺症。機構為了生存,終於發展至要迫令社工在未能達標時賠償及作盈利保證。所以,社總支持推倒整筆撥款制度,恢復實報實銷資助模式。
另一方面的問題涉及社工與機構是屬於哪種關係。明顯地,無論是往日抑或是今日的資助制度,兩者之間存在的就是僱傭關係,社工絕非承包商及外判商。幸好,據星島日報的報導,勞工處已明確指出,〔僱主單方面要求僱員承擔「盈餘保證」並不合理,一般情況下,僱主不應因僱員的工作效率或表現等,要求僱員對僱主或聘用機構作出賠償……《僱傭條例》訂明有關扣薪的限制,若僱員因疏忽、失職而損壞或遺失僱主的貨品、設備或財產,僱主可對僱員扣薪,但每次款額不可超過三百元。在這情況下所扣除的工資總額,亦不得超過僱員工資期所得的四分一。若僱主非法扣除工資,可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十萬元及監禁一年〕。勞工處一錘定音,讓機構及同工更清楚知悉大家在法例之下的權責及界線。社總呼籲各同工,倘若遇上遭扣薪的情況,應即時尋求工會協助,以保障自身合理辯解的權益。

  社總呼籲有關機構回頭是岸,撤回對該名社工的不公義措施,停止強迫社福同工保證每項及每次活動皆有盈利,反而應該多留一點空間,與有關社工共同檢討活動反應欠佳的原因,鼓勵員工下次再加改善。更重要的是,社工與機構均要以「服務使用者」為本的良心推行服務。否則,局面再如斯發展,服務使用者、社工、機構及政府均要共同面對四輸的慘況。

  今次事件好像是機構做了一些不公義的事情,但整筆撥款制後有很多服務單位已改變策略,舉辦更多收費貴的活動,免費或廉價活動少之又少,付不起錢的長者或家庭完全不能參加社區活動。即是我們的低收入家庭和基層市民將被推離開我們的服務。究竟機構的信念在那裏?我們的社工價值又是否忘記了呢?相信我們要認真的思考了。

  這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機構做了一些不公義事情,但在整筆撥款制之下,有很多服務單位已改變策略,舉辦更多收費貴的活動,減少免費或廉價活動,付不起錢的長者或家庭完全不能參加社區活動。即是我們的低收入家庭和基層市民已被推離開我們的服務。

  究竟機構的信念及良心在哪裏?我們的社工價值又是否忘記了呢?相信我們要認真的反思了。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權益及投訴部主任
麥詠天  謹啟
2014年5月16日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