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倪江耀

懷念倪江耀

2013年10月,政府宣佈扶貧新措施,在病榻的倪江耀仍然心繫基層,在網絡上批評政府在2007年把《扶貧報告書》束諸高閣,他以一個資深同工的感受,氣從中來,質問「若是這樣,能不『火』嗎!? 」這段文字,很能表現出我所認識的倪江耀。

已經忘了何時認識倪江耀,只記得2000年「整筆撥款」時,有較多的接觸。信義會是少數機構與員工共同商討,上下齊心面對「整筆撥款」的衝擊;在我接觸的信義會員工中,從沒有聽過一句對他的負面評價;有的,只是對他的敬佩與親近。倪江耀作為一機構之首,在參與服務發展及員工權益的爭取,從來都是「是其是非其非」的態度。應該講的,他不會避重就輕去講;應做的,他身體力行去做;勇於擔當。

記得倪江耀在生病初期的2011年,我有機會在他辦公室裡與他談了一個上午:談服務、談業界、談香港…他當時已開始接受治療,面容少了一點原有的神采,但坐下一談到業界的種種,他那神情馬上變得專注而有力,眼光微微望向不知的遠處空間,從思考深處把想法娓娓道來。那一次談話足有兩小時,為怕他太勞累,只好戛然而止。那一次對談,我印象深刻。

倪江耀走了,卻留下了一個強壯的社會服務團隊,以及業界的一份精神財富。我這一篇追念文字要結束了,讓我借用一位同工在facebook的留言作結:「但願你對社福界的心志如蒲公英般飄散」。

張國柱

2014年5月9日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