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屈穎妍對「光明磊落博物館」的評論

回應屈穎妍對「光明磊落博物館」的評論

[晴報原文: http://goo.gl/7N3pLX]

社會工作者總工會一連四天舉辦了「光明磊落博物館」,希望藉此平台,記錄市民面對警察執法的感受,不單為這些故事留下歷史的痕跡,更讓大家說出內心感覺,抒發鬱結。。

過往四天,有超過250人前來參觀。眾多展品是來自不同的人士,當中包括被拘捕者和被警察打傷的人士。博物館是一個平台,讓他們透過一件物件,說出他們對警察的感覺。

屈穎妍女士在報章專欄撰文,批評我們「光明磊落博物館」展品兒戲,撩起市民負面感覺,把心中一條刺強化為仇恨。我們相信,一是屈女士未有親自來臨參觀,一是天真地以為沉默無聲得過且過,就是協助人們面對不快經歴的好方法。

向來,我們處理危機和創傷事件,社工界已累積不少經驗。但最基礎和重要的一個原則,是要讓人們獲得真相。試想像,在災難中向生還者隱瞞死傷數字,或不告知死者家屬有關死者的原因,這個是正確的做法嗎?我們要在真相的基礎上,了解人們真正的感覺和情緒,之後才能疏導他們的負面情緒。

台中的地震博物館,克羅地亞的失戀博物館等等,難道也是天天在人傷口灑鹽嗎?若屈女士以為人們來到博物館就會被人散播仇恨信息,未免看得人們極為負面和惡毒了;相反,我們希望人們能放下過去的負面感覺,好好地迎接將來。名為「光明磊落博物館」,其中的意思是讓大家記得過去,更明白將來社會有光明磊落的警隊有多重要。

屈女士表示念了一年社工系課程,之後轉系修讀中國文學,我們很高興她做了一個正確決定。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2015年1月1日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