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系列(1):康復服務——下篇

對有弱能人士的基層家庭來說,傷殘津貼每月的一、二千元是非常重要的,可是不斷聽到業界反映,要求檢討傷殘津貼的申請流程。現時審批申請理論上是由醫生「建議」,再由社工審核「社會條件」在整合評估的。這個做法看似合理,但其實醫生的評估往往就是最後的結論,因在專業上沒有社工及其他人能挑戰醫生的診斷;這令考慮案主的「社會條件」形同虛設。

我們見到各類弱能人士的照顧者大多身心疲累。長期而無微不至的照顧弱能家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現時弱能人士照顧者的服務非常缺乏;有的大多是服務中心擠出緊張的資源盡量提供,而政府在這方面是零提供的。奇怪的是體弱長者則有設置照顧者服務。這種差異是讓人費解的。社會要關注照顧者精神健康問題。政府應該與業界一起調查情況的嚴重性,加強相關服務。

去年10月開始投入服務的精神健康綜合服務中心(ICCMW)是一個今年非常具體的例子去反映政府並沒有好好規劃服務,讓業界歎氣不已。同工反映現時很多ICCMW很難找到合適場地營運,在仍未找到合適場地下,社署仍要機構提供需要場地的服務如小組、訓練及活動等,令同工遇到很大工作困難,感到沮喪和失望。至於租用商場單位作為服務場地,社署對此審批需時太長,令合適的場地被他人快步租用,機構只有望場而嘆!要求社署加快審批程式。人手方面,ICCMW現時人手短缺,如護士、OT等很難聘請到人手。服務有精神病或疑似精神病的露宿者也有問題;現時露宿者的服務隊伍對疑似精神病未能獲支援,專科醫生及社康護士亦不會落區於室外場地為露宿者作評估診斷。

服務必須要有長遠規劃。要求政府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審視香港精神健康服務的發展和制訂一套整全的精神健康政策。要求社署、機構、業界同工和服務使用者共同參與檢討ICCMW服務情況和成效,並對服務作出長遠規劃。例如ICCMW與IFSC、HA等的合作和分工。我們認為ICCMW最急切需要解決的是場地欠缺、人手短缺和重訂FSA等問題。

總的來說,康復服務需要關注的焦點包括如何面對弱能人士老齡化的來臨,怎樣支援照顧者的心理及經濟需要,而弱能人士如何真正就業、發展弱能人士照顧者的自助組織,還有就是不能忽視融合教育如何延展到成人教育等課題。凡此種種,都清楚顯示香港政府應該制定一部全面的精神健康政策,也需要重視服務的詳細規劃。

你的朋友

張國柱

2011年7月25日

對有弱能人士的基層家庭來說,傷殘津貼每月的一、二千元是非常重要的,可是不斷聽到業界反映,要求檢討傷殘津貼的申請流程。現時審批申請理論上是由醫生「建議」,再由社工審核「社會條件」在整合評估的。這個做法看似合理,但其實醫生的評估往往就是最後的結論,因在專業上沒有社工及其他人能挑戰醫生的診斷;這令考慮案主的「社會條件」形同虛設。
porno izle porno izle sex sohbeti sex hikayeleri porno hikayleleri oku xn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