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一窩小雞蛋 — 就PW常規化的一次公開對談

X團朋友:

2009年2月,村上春樹在接受頒發<耶路撒冷文學獎>時,有此名言:「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村上先生何出此言,歡迎到網上了解一下:http://blog.udn.com/hung49/3383557

借用其用語,行內資深的社工與數以千計的PW何嘗不是一隻又一隻雞蛋。就如村上所言:「這樣想吧。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顆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容器理的靈魂。對我來說是如此,對諸位來說也是一樣。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必須面對一堵高牆。這高牆的名字叫做體制。體制本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自作主張,開始殘殺我們,甚至讓我們冷血、有效,系統化的殘殺別人。」

我們面對的就是名為「高牆」的體制,資深社工「愈長年資愈不受歡迎, 既不可帶point轉工」的境況,始自10年前實施整筆撥款。當年,我們當中也有的是定影員工,亦曾投入反對實施該政策。政策推行至今,我們亦不時伺機反撲,惜未竟全功。近十年,特區政府倒行逆施,社工受害,支援崗位員工何嘗不受害,服務受眾更受害。PW職位在08年開始出現,之前,政府已不斷創出其他名稱各異,工作性質相差不遠,五花八門的職位。目的只是為方便淘汰原有編制人手,壓低中低層員工的待遇,榨取員工的血汗。

村上先生的相近看法是:「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毫無勝機。高牆太高、太堅硬,太冰冷。唯一勝過它的可能性只有來自我們將靈魂結為一體,全心相信每個人的獨特和不可取代性所產生的溫暖。」

社會服務要妥善推行,同時要靠社工及其他支援團隊合力。過去3年,PW真的對本行沒有貢獻?如果沒有PW,社工肯定做得更殘,或是,服務更無以為繼。有同工認為PW常規化如果能夠落實,復康及安老服務需要增加PW人手。前題是改善原有政策不善之處,從人手過剩的地方調撥。

再借用村上先生的話:「請各位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個獨特的,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踐踏我們。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自行其是。體制並沒有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我們面前有兩條路,第一是與PW同工一同爭取,彼此支持。第二就是互相傾軋。上演多一齣曹植千多年前痛心經歷的「煮豆燃萁」。我們已選定了第一條路。而你團呢?

「一念成仁,一念成惡。」團結就是力量, 我們十分需要你團的加入!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2011/8/4

Ref:

我們是一班資深社工(是一班全超過10年年資的), 請問在大家為PW 爭取權益的時候,

有誰又曾為我們這一班資深社工出過半句聲音呢 ? !  

社工愈長年資愈不受歡迎, 既不可帶point轉工, 社工的經驗, 尊嚴又有誰去理了 ?

因此, 我們一定會去信反對將活動工作員常規化的 ! (資源為什麼不拿來尊重我們的經驗和年資呢 ? ) 每年超過3000萬的資源, 我想用在我們專業的同工身上會更有意義 !

X團全體團員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ref=home#!/note.php?note_id=203902622998538

2009年2月,村上春樹在接受頒發<耶路撒冷文學獎>時,有此名言:「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村上先生何出此言,歡迎到網上了解一下:http://blog.udn.com/hung49/3383557。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