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薪風波揭津貼制度不公 推倒整筆撥款制度最實際

調薪風波揭津貼制度不公

推倒整筆撥款制度最實際

 

        上月公營醫院醫生發起靜坐抗議,要求醫院管理局跟隨公務員按《二零一三年薪酬水平調查》的結果及薪常會的建議,將職位級別5文職公務員(即總薪級表第45至49點支薪)的人員的薪金額外上調百分之三。行動後醫管局雖然答應會跟隨政府的加薪安排,但食衛局局長高永文卻指出政府不會就此加薪安排向醫管局提供額外撥款,這意味著醫管局日後動用儲備來支付加薪招致的額外開支。

        有一百六十多個受資助機構的社會福利界其實面對著同樣的問題。自從二零零零年政府在社福界推行「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後,社福機構員工的薪酬與公務員薪級表及調薪機制脫鈎。這十多年來,我們看到受資助機構與社會福利署員工「同工不同酬」,薪酬水平「海鮮價」,缺乏薪級表及調整薪酬機制,分化新舊制同工等現象。另外,薪級表被脫鈎後,連帶一直以來年資與薪酬水平掛鈎的機制也隨即消失。一向重視人手穩定性,讓有志服務社會的同工委身投入服務當中的社會福利界淪為議價、壓價的商場。而由於整筆撥款制度容許社福機構任意釐定僱員薪酬機制,因此每年政府根據通脹幅度而增加撥款金額都未必真正能夠按撥款原意惠及同工。同工不同酬、年資不被認可正正是過去十五年來,我們面對業界沒有薪酬制度的惡果。

        這些年來,經過我們業界多番爭取,政府分別於2001-02年度及2005-06年度向受資助機構提供過渡期補貼及特別一次過撥款,以適應新津助制度;當局於2008年就「整筆撥款津助制度」進行檢討,並提出36項改善建議;社會福利署於2014年推出《最佳執行指引》規範社福機構行政措施。可惜,上述種種小修小補都只能「止癢」,而不能彌補整筆撥款制度對薪酬機制的破壞。因此,我們一路走來的訴求都是推倒整筆撥款制度,恢復薪酬編制。面對著今次公務員按薪常會建議加薪,雖然受影響的社福界同工只有二十多人,但我們仍然堅持爭取每一個恢復與公務員薪酬機制掛鈎的機會。從原則性來說,如果我們今天不為二十多位機構高層職位而發聲,他日如果影響著業界四萬多位前線員工的基礎薪酬調整時,相信我們會更難為他們發聲。

過去十五年,整筆撥款津助制度造成業界生態大災難,除了耗費了大量前線員工的心力時間去監察機構是否善用公帑、有否剝削同工、肥上瘦下外,年資和調薪無保障亦令前線員工流失率大增,影響服務穩定性。由始至今,推倒整筆撥款制度都是我們的核心訴求,我相信社福界必須要團結,才能改善現時業界的失序和不穩。

 

張國柱

立法會議員(社會福利界)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

porno izle porno izle sex sohbeti sex hikayeleri porno hikayleleri oku xn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