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青年卑微的夢——給4個PW的信

鳳儀、阿志、佳佳、Jacky

這兩個星期有機會與你們4位PW(活動工作員)聊天,讓我對你們這群年輕人認識更深,也讓我對要求政府保留PW更有信心。

鳳儀是念化學副學士後當上PW的,畢業後沒有選擇賣藥這個行業,不介意少賺錢,因為你說在當PW時找到人生的方向,希望日後在社會福利服務發展。我記得當時問你,你毫不猶疑,斬釘截鐵的說:「我覺得不會入錯行。」當時我心裡一熱,很感動,因為難得還有年青人對這一行充滿熱情。

至於阿志,你最初入職PW時,坦言說這份工是無可無不可,反正是一份工作。可是做下來後,看到你的心態慢慢在轉變,過了幾年後,你不單在歷奇方面發展到有不錯的成績,現時更擁有教練資歷,你的人生路從此不一樣了。

佳佳,我和你當天說話時,你雖然有些靦腆,但片言隻語間你所流露出的自信,並不輕易在現今的青少年中找得到。我很高興,你說現時的工作讓你很能找到發展方向,覺得生活多了意義,讓你改變很大,而你的社工同事也肯定了你明顯的轉變。

Jacky,你在中心服務上要兼顧行政支援及詢問處當值,協助社工入學校工作時準備物資、帶小學生外出活動等等,減輕了社工的工作壓力。你在介紹自己的工作時,如數家珍,更自信地說自己的經驗能力是毋容置疑的,從你的堅定目光,我完全不會懷疑!你說做PW時已預計職位有被刪除的一天,但宣佈時還是相當失落。你估計,沒有PW時社工做得更加辛苦,這我也相當認同。我衷心希望,你們4位不約而同,都能夠朝著註冊社工的路走去,服務社會。

政府於2000至2008年分別推出活動助理、旅遊大使和3,000個活動工作員的職位,原為紓緩一直高企的青少年失業率。可是,政府只懂得看著數據而推出一些臨時措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缺乏前瞻的慣技。有學者指出,特區政府秉承全球化下資本主義的廉價、快捷、彈性等意識形態管治,是漠視了後工業社會下的香港年輕人,尤其是,前路難走的那一群低學歷中五畢業生。97年前後,香港製造業職位佔整體職位空缺尚佔大約11%,但到了2009年便只餘約4%。相反,服務業(特別指金融業)的職位則不斷上升。因此,青年失業率長期是整體失業率的3至5倍的這個驚人現象,並非無跡可尋。當然,政府推出了極多種類的培訓,但所有培訓都是處理青年「個人」能力,不是從根本處理香港勞工結構上的問題。10年以來,政府陸續推出類似職位,原意是紓解青少年失業,但至今青少年失業率仍然高企(差不多達到20%)。香港一直有60%中五畢業生沒有入讀資助專上教育課程,政府提供很多「額外」升學的途徑,但非常昂貴,完成一個副學士就需要港幣約10萬元。青少年能往何處去?

有前線社工對我說,他們整個中心的服務人手是2個社工、2個福利工作員和4個PW。當有大型活動,中心便要擺「空城計」。就我所知,很大部份機構都很認同PW的作用,不斷在搞盡腦汁怎樣保留這些職位。政府一意孤行的削減,只會帶來業界的反彈。

社會福利服務需要活動工作員,但我更關注到PW職位是不少青少年尋覓個人夢想的一個難得的途徑;而且沿途還有社工的輔助及指導。經過10年實踐,PW已證實是一條促進青年發展的小徑,既不需花費社會太多資源,卻可讓青年實現夢想,貢獻社會,政府有何理據要取消?再者,「整筆過撥款」制度下的社會福利界也實在需要PW的幫忙。

鳳儀、阿志、佳佳、Jacky,不論前路如何,讓我大膽代表社福界,感謝你們和各位PW,為業界,為廣大市民所作出的努力。

讓我們一同爭取PW常規化,為社會添加溫暖。

 

你的朋友

 

張國柱

 

2011年9月1日

鳳儀、阿志、佳佳、Jacky: 這兩個星期有機會與你們4位PW(活動工作員)聊天,讓我對你們這群年輕人認識更深,也讓我對要求政府保留PW更有信心。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