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發言稿 (捍衛社會福利大聯盟代表)

主席,您好。

 

捍衛社會福利大聯盟由多個社會服務機構員工組織及民間團體組成,一直關注本港社會福利發展及員工與服務使用者權益。

 

社福界自2000年實施整筆過撥款以來,機構與政府的關係由合作伙伴改變為服務承辦商。部份機構濫用制度賦予的彈性,大幅削減員工薪酬待遇與其他服務成本,造成人才流失,服務質素下降,影響公眾權益。政府監督不力,責無旁貸。

 

幾經爭取,政府終於對整筆過撥款進行檢討,並推出改善措拖,其中包括去年實施的整筆過撥款最佳執行指引。業界本來對於解決員工待遇及服務質素問題有所期望,然而指引剛開始實施,已出現各種問題,不禁令人失望。

 

以受資助機構薪酬調整為例,政府因應公務員薪酬調整而增加撥款,並根據指引訂明有關款項必需用於改善員工薪酬之用,追溯期至2015年4月1日。然而,部份機構卻拒絕為該日期後離職的員工補回有關薪酬差額,即使大聯盟曾協助苦主去信社署作出投訴,社署卻指機構只需將所有相關撥款用於薪酬調整即可,個別機構安排同工增薪的幅度和優次,政府無權干涉。

 

有機構回應指,剋扣離職員工的薪酬差額並非為了保留更多儲備,只是隨著整筆撥款實行後人手和薪酬的變化,政府給予作薪酬調整用途的撥款已不足夠用於改善所有員工的薪酬,只能作出取捨。事件反映整筆撥款執行令部份機構面對財政問題,政府未能正視業界的變化,對資助機構作出合理的監察和協助,最終犧牲了前線同工的權益。

 

大聯盟認為,整筆過撥款的推行已讓部份管理不善的機構面臨財困,難以履行對員工的合理待遇;另一些機構則濫用撥款制度的彈性,拒絕交待薪酬整安排的理據。政府無力監察,員工及服務使用者亦無法參與改善機構管治,以目前的條件推行最佳執行指引實難以達到預期效果。因此,大聯盟建議政府:

 

  1. 應設立返回機制,讓機構可重新選擇以實報實銷的方式獲得資助。
  2. 改善目前的薪酬調整撥款安排,提供足夠資源讓業界員工得到合理薪酬改善,並監察有關公帑的運用,確保機構用得其所。
  3. 促使機構開放管治,讓前線員工及服務使用者參與重要決策的制訂。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