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成立體恤安置專責社工隊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會 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

新聞稿

要求成立體恤安置專責社工隊

  今早,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派出數名代表趁特首剛發表了施政報告,到社會福利署總部請願,要求成立獨立的專責隊伍審批體恤安置個案,及要求政府切實面對市民的住屋需要困境,善用土地以增加公屋供應量。關注組代表即場向社署助理署長馮民重遞交了約四百三十名社工,即是佔上述中心全體社工八成九的聯署意見書。代表表示,關注組曾一再向社署及房署反映有關意見,假如政府仍然不認真採納,將會發動進一步行動,之後代表便散去。

 

  非政府機構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現有24間,另加兩間位於東涌的綜合服務隊附設的家庭服務,連同每間中心的督導、前線、兼職及全職社工,約僱用了逾四百八十名社工。關注組由上月開始,陸續收集來自各中心的社工的聯署。

 

  發言人吳偉明表示,他們經常遇到一大堆來自街坊有關上樓的「質詢」,例如,:「係咪要跳樓、有血案上頭條先上到樓呀?﹗」「點解我朋友有社工幫,好快上到樓,點解我同佢一樣又唔得?」「點樣先至可以快尐上到樓呀?」近年,基於樓價及租金與市民的承擔能力均嚴重脫節,政府政策又未能有效地回應,基層市民唯有租住劏房、板間房、工廈、棺材房、籠屋、豬欄屋、鐵皮屋、甚至是棄置的巴士和貨櫃等等,居住環境每況愈下。有劏房的尺價竟然高於豪宅,情況令人心酸。面對租金不斷上升和迫遷,搬上公屋是租戶的最大期盼。然而,公屋輪候人數屢創新高,上樓遙遙無期,殘酷的現實令不少市民嘗試爭取最後希望————體恤安置————以求早日脫離苦海。

 

  吳偉明繼續解釋,市民若居於由非政府機構提供服務的區域,如要申請體恤安置,要過五關,包括先經中心社工評估及決定推薦,然後再過中心的單位主管,第三關是取得鄰區社署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支持,繼而交由社署地區福利專員批核,再由房署作最終審批。這種安排,往往令「緊急」個案不再緊急。更可悲的是,體恤安置的審批準則模糊,而不同區域的專員的標準和要求又有所不同,以致出現不同區域及不同部門審批準則不一致的亂象。再加上公屋嚴重短缺,社署近年不斷收緊體恤安置的審批準則,以致申請人即使面對惡劣環境亦可能被評為不合資格,以前眾人認為非人道的惡劣居住環境,現今已變成並非最差,情況是何等倒退和反智﹗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主要責任及專長是,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輔導及支援服務,工作成效建基於與個別尋求支援的街坊的信任關係,當基本住屋需要,變成了前線社工日復日要處理的問題,並且夾在房屋部門與街坊中間成為「磨心」,不時遇上令個別街坊誤以為是社工阻撓其公屋申請的情況,結果是社工的輔導效能大受影響。

 

  中心社工不但為社工專業淪為房屋問題下的「替死鬼」大感無奈,也為有真正迫切住屋需要的家庭無法從政策中受惠而痛心。故此,強烈要求社署必須即時進行全面檢討,撥亂反正。吳偉明總結四百三十位社工的要求如下:

1.  社會福利署應立刻檢討現時「體恤安置」的指引和機制,收窄審批標準的差異,盡快成立一隊獨立的專責隊伍審批體恤安置個案,讓有迫切房屋需要而符合體恤資格的市民及時得到幫助,亦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回歸本位,集中人手預防家庭危機,支援困難家庭及提供深入輔導。

2.  政府切實面對市民的住屋需要困境,積極研究土地分配問題,善用土地以增加公屋供應量,而非搬出「體恤安置」政策作為擋箭牌,將房屋資源緊絀的壓力加諸在前線社工身上。

(附件:「全面檢討體恤安置政策,成立專責隊伍確保一致性」社工聯署文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會 綜合家庭服務關注組

「全面檢討體恤安置政策,成立專責隊伍確保一致性」聯署行動

 

我們是來自非政府機構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我們認為社署必須就體恤安置政策,即時進行全面檢討,撥亂反正。在此,我們嚴正提出兩項訴求:

 

1.     社會福利署應立刻檢討現時「體恤安置」的指引和機制,收窄審批標準的差異,盡快成立獨立的專責隊伍審批體恤安置個案,讓有真正迫切房屋需要而符合體恤資格的市民及時得到幫助,亦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回歸本位,集中人手預防家庭危機,支援困難家庭及提供深入輔導。

 

2.     政府切實面對市民的住屋需要困境,積極研究土地分配問題,善用土地以增加公屋供應量,而非搬出「體恤安置」政策作為擋箭牌,將房屋資源緊絀的壓力加諸在前線社工身上。

 

聯署人簽署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請於1月14日下午四時前將此表格傳真到社總 (FAX No.: 3007 2595),以便本小組代表稍後遞交予社會福利署署長,然後由署方回應大家的訴求。。

第一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 貴單位有意繼續跟進本聯署行動的進展,歡迎留下聯絡人資料,以便本小組繼續聯絡,以下資料將不會被交予社署:

 

聯絡人姓名:__________        單位名稱:________________

聯絡電話:___________        電郵: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全面檢討體恤安置政策,成立專責隊伍確保一致性

 

「係咪要跳樓、有血案上頭條先上到樓呀?﹗」
「點解我朋友有社工幫,好快上到樓,點解我同佢一樣又唔得?」
「點樣先至可以快尐上到樓呀?」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經常都遇到一大堆有關上樓的「質詢」。近年,基於樓價及租金與市民的承擔能力均嚴重脫節,政府政策又未能有效地回應,基層市民唯有租住劏房、板間房、工廈、棺材房、籠屋、豬欄屋、鐵皮屋、甚至是棄置的巴士和貨櫃等地方,居住環境每況愈下。惡劣的居住環境,其尺價竟然高於豪宅,情況令人心酸﹗面對租金不斷上升和迫遷,搬上公屋是租戶的最大期盼。然而,公屋輪候人數屢創新高,上樓遙遙無期,殘酷的現實令不少市民嘗試爭取最後希望 — 體恤安置 — 一個由社署和房署共同評估以回應有真正緊急住屋需要的政策,以求早日脫離苦海。

 

以前眾人認為非人道的惡劣居住環境,由於受影響者眾,現今已變成一般困境 (General adverse circumstances),此情況是何等的倒退和反智﹗普羅大眾的基本住屋需要,特首聲稱的「土地問題」,竟變成了前線社工日復日要處理的問題,何等荒謬﹗基於公屋需求甚殷,社署近年不斷收緊體恤安置的審批準則,以致申請人即使面對惡劣環境亦可能被評為不合資格;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負責主要評估工作,首當其衝,被夾在房屋部門與市民中間成為「磨心」。更令申請人誤以為是社工加以阻撓,冷血無情,加深市民對社工的不信任,令社工的輔導及其他支援工作的效能大受影響。

 

再者,市民若要向非政府機構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申請體恤安置,要先經該中心進行評估,然後再取得社署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支持,才能交由社署福利專員批核,最後由房署作最終審批。這種「過五關斬六將」的安排,往往令「緊急」個案不再緊急。更可悲的是,體恤安置的審批準則模糊,而不同區域的專員的標準和要求又有所不同,以致出現不同區域、不同部門審批準則不一致的亂象。

 

前線社工不但為社工專業淪為房屋問題下的「替死鬼」大感無奈,也為有真正迫切住屋需要的家庭無法從政策中受惠而痛心。為了讓有關政策公平及有效地執行,社署必須即時進行全面檢討,撥亂反正。在此,我們嚴正提出兩項建議:

1.          社會福利署應立刻檢討現時「體恤安置」的指引和機制,收窄審批標準的差異,盡快成立一隊獨立的專責隊伍審批體恤安置個案,讓有迫切房屋需要而符合體恤資格的市民及時得到幫助,亦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回歸本位,集中人手預防家庭危機,支援困難家庭及提供深入輔導。

2.           政府切實面對市民的住屋需要困境,積極研究土地分配問題,善用土地以增加公屋供應量,而非搬出「體恤安置」政策作為擋箭牌,將房屋資源緊絀的壓力加諸在前線社工身上。

 

porno izle porno izle sex sohbeti sex hikayeleri porno hikayleleri oku xn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