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決初選是為了日後建立真正的「初選」

我們昨天(23/6)回覆戴耀廷教授和民主動力,社總不再參與初選的商討,引來一些同工的關注,質疑我們是否不認同民主參與,或不理會建制派突襲的可能。我們絕對認同初選可以集中票源,避免建制派漁人得利,但我們也希望為香港做一個良好的初選範例,真正讓選民明白怎樣的初選才是符合民主精神的初選。初選擬定的日期倉卒,實在沒有足夠時間讓選民真正明白或質詢幾位參選人是否符合自己所期望的選擇。

 

除了我們重視是否有足夠時間讓選民和參選人去明白初選的意義、理念和運作外,從技術也有不少困難阻礙了選舉的公正性。

 

1. 透過「選民資料網上查閱系統」核實選民身份?
在原來構思中,要知道某人是否社福界選民,可透過「選民資料網上查閱系統」核實身份。但後來我們得知,網上查閱只開放至25/6,明顯此路不通。

 

2. Honour system?
剩下來的似乎就祗有honour system,信任投票者宣稱自已是社福界選民是事實。當中的風險不言而喻之外,更大的問題是,若初選投票結果是叮噹馬頭,必然掀起三名候選人和支持者們的另一輪爭論,被建制派突襲的機會更大。

 

3. RSW = 社福界選民?
到今天為止,註冊社工人數約為20,300 人,而立法會社褔界最新的選民人數為13,795,兩者相距6,000多;可見不能以RSW名單作為初選基礎。況且,根據法例所限,社工註冊局亦不會為此提供協助。

 

4. 候選人使用所獲得的選民資料?
另外一個建議是當有意參選者成為候選人後,便可知悉誰是選民,甚至郵寄初選資料給他們。然而,此舉實有法律問題。按現行法例,候選人祗能用這些資料於是次選舉之上,「初選」是否法律下的「立法會2016選舉」?顯然惹人質疑。

 

與其在這許多未能解決問題中前行,社總最終寧可選擇做「醜人」,主動提出不再參與有關商討。我們都相信辦法會比困難多,然而時間緊迫,在短期內未能看到出路的情況下,能敢於決斷,也是需要的。

 

我們認為各非建制派參選人於未來就暗紅或真紅參選人出現時再共商對策應付,亦希望各參選人在9月4日選舉前繼續會透過大大小小的討論會,讓社福界的選民真正明白誰人是最合適代表社福界。盼望社福界仍能團結一致,未來不論誰人當選,社福界仍有不少硬仗需要各界攜手合作應付。

porno izle porno izle sex sohbeti sex hikayeleri porno hikayleleri oku xn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