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2007捍將對談 (2016.07.04)

與2007捍將對談

 

上星期我們介紹過羅致光在LSG裡面的角色了。本想找他做訪問,但他答應機會不大,我們轉而找了2007年社總發起反對LSG大罷工行動中的「捍將」做訪問。賴仁彪,從事社區工作,人稱亞彪。

 

社總:你好亞彪。9年前,你在社工罷工行動上站在最前方,在胡忠樓下想衝上社署找副署長的一幕,以當年的情況來說,都算是好激。那時,你心裡想什麼?

 

亞彪:哈哈!我不是激進的人,也不認為當年的行動好激。我只是當時有一股義憤,要令這社會行動帶來正面的效果!我一直認為做社工,要有智仁勇。面對不義的制度,更要敢於改革!

 

社總:據說,有警察叫你慢慢爬過去警方那邊,他是否誘使你中伏?

 

亞彪:當時警方不合理地封鎖了通往電梯大堂的樓梯,我決定以爬高的方式,要求警方解封通道。當時有警員嘗試誘使我翻越過去,但我知這樣警方就有籍口用武力,也可能令場面混亂。我決定堅持爬高,並高叫「阿Sir,我要行樓梯!」


因電子媒體亦聚焦報導當時的行動,社署最終委派副署長到場正式接同工的請願信。

 

社總:單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當時對一筆過撥款LSG,一定很不滿了。對嗎?

 

亞彪:你想想,若果LSG是一個利民的政策,為何教育界致今仍堅決拒絶!看看LSG實施後入職或晉升的同工,他們的頂薪點低了一大截。這樣的撥款制度有利吸引及留住人才嗎?即使因服務理念或個人理想堅守岡位的人,也不會心悦誠服於LSG制度下。

 

社總:九年後,這一刻你對LSG是否仍會咬牙切齒,還是已習以為常呢?

 

亞彪:一個只是有利政府做守財奴,一個漠視同工同酬,一個犧牲新晉同工前景的制度,不會因時間而變得合理。若今天社福界要除三害,首要就是剷除LSG這禍根!LSG這些年的少修少補,亦無法改變我的看法!

 

社總:我知道你當時係社總理事,之後你加入公民黨。想知你認為怎樣才能改善社福界的生態環境?

 

亞彪:我希望在不同平台為社會做點事,近年確實較多關注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及政治改革的事務。至於改善社福界的生態,我想只有三個方法。第一是行動,第二是行動,第三也是行動。行動要有力量,力量是要滙聚的,是要有策略,是要站穩在市民福祉的一邊!

 

社總:最後了,若我們再發動一次大行動,你還會企出來怒吼社署嗎?

 

亞彪:這答案我暫不告訴你,在行動現場你會找到答案。不過,我以每年增長一磅的速度,也不要同事撐得那麼辛苦了。

 

下回「星期一LSG檔案」預告:從社總權益個案窺見LSG之遺害

Nice servis nice bariyer mantar bariyer epoksi zemin kaplama köşe koltuk yükleme rampası bft otomatik kepenk nice türkiye nice türkiye köşe koltuk bft yedek parça otomatik kepenk tamiri Dış cephe mantolama pergola porno resim sex resim türbanlı porno resimleri Türk porno izle am resimleri kadıköy escort pendik escort ankara travesti maltepe escort bostancı escort spor bahisleri pendik escort kurtköy escort pendik escort ümraniye escort kurtköy escort kartal escort pendik escort porno izle porna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porno izle eskişehir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taşehir escort beylikdüzü escort Ankara escort mersin escort avcılar escort avcılar escort avcılar escort Etiler escort taksim escort etiler escort bakırköy escort bodrum escort bahçeşehir escort ankara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