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總權益個案窺見LSG之遺害 (2016.07.11)

<<從社總權益個案窺見LSG之遺害>>

 

我是本屆社總的新任理事,在最近短短的兩個月裡,已接獲好幾宗同工權益個案。當深入了解後,便會發覺這與LSG有直接的關係,可見LSG已對我們造成不少遺害。

 

<遺害一:沒有監管社福界如何制訂薪酬表>


當中一位求助同工,面對在職時機構薪酬沒有跟隨公務員薪酬調整相同的幅度,於離職後亦未獲發放補薪的問題。社署於本年初曾經信誓旦旦,公開聲稱「接受整筆撥款津助164 間非政府機構已全部履行《最佳執行指引》中有關薪酬調整的規定」。究竟社署如何監管社福界發放補薪呢?還是只於每次同工投訴時才向機構發出警告呢?現時社署雖然會有「服務質素監察系統SPMS」以監察機構有沒有於服務上不妥善使用資助,但卻沒有監察同工的薪酬狀況。

 

<遺害二:沒有監管社福界有沒有聘用足夠的人手以提供服務>


不少求助同工因員工考績問題,或離職要求機構撰寫工作證明時出現問題而向社總求助。表面上像是一些人事管理問題;當了解同工的工作背景後,往往發現不少也是與LSG相關。其中有同工分別來自家庭綜合服務中心(IFSC)及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他們因為跟進大量個案,而無法妥善完成所有文字記錄,最後在員工考績時得到欠佳的評級。表面上是同工沒有完成其工作責任,但實際是因人手不足,同工在跟進個案時已忙得不可開交,根本無法應付大量文件工作。相信業界不少同工也有共嗚。

 

在LSG實施前,由於人手比例是實報實銷,所以機構必定會聘用社署最多可容許聘用的人手;可是實施LSG後,不少機構不再按實際人手需要而聘用社工,而是將有關資金調配至總部人手或其他過往不會資助的地方。結果,同工在人手本來不足下,更要身兼社署或其他資助的計劃,或是機構其他的工作崗位,例如籌款活動、宣傳工作或電腦系統等與社工本業無關的工作,同工早已「做到透唔到氣」,最無奈是有時眼看自己無法為服務使用者提供最佳協助而感到生氣。

 

<遺害三:沒有監管社福界在聘用同工時如何考慮年資或前僱主之考績>


另一位同工前來社總尋求協助時表示,他本想不再追究機構一些不公義的政策或處事手法,因為跟進過程中即使有社總協助,所面對的心理壓力確實不少。他有些同事即使選擇離職,也十分擔憂當新僱主要求取回前僱主有關自己的工作證明時,不知道前僱主會如何撰寫自己的工作表現,令不少同工最終選擇無奈「禁聲」。諷刺的是,這份年資工作證明到最後也未必有用,因有機構根本不會考慮同工的年資,而訂立薪酬水平。

 

<LSG非忠言.故我逆耳>


社總未來會繼續竭盡所能跟進個案,即使當中需要花不少時間,但絕對會陪伴同工走到抗爭的最後一刻。但,我們需要更多同工走出來發聲,將機構內不同的問題呈現出來,讓我們集思廣益,整理出有何因「LSG」而引伸出來的問題。

 

Nice servis nice bariyer mantar bariyer epoksi zemin kaplama köşe koltuk yükleme rampası bft otomatik kepenk nice türkiye nice türkiye köşe koltuk bft yedek parça otomatik kepenk tamiri Dış cephe mantolama pergola porno resim sex resim türbanlı porno resimleri Türk porno izle am resimleri kadıköy escort pendik escort ankara travesti maltepe escort bostancı escort spor bahisleri pendik escort kurtköy escort pendik escort ümraniye escort kurtköy escort kartal escort pendik escort porno izle porna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porno izle eskişehir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taşehir escort beylikdüzü escort Ankara escort mersin escort avcılar escort avcılar escort avcılar escort Etiler escort taksim escort etiler escort bakırköy escort bodrum escort bahçeşehir escort ankara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