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 社福界葉劉》(2016.12.14)

林鄭聲稱,她在1979年有參與艇戶事件的關注行動,以表示她關注基層弱勢;社總成立背景正是艇戶事件後,認為社工的權益、社會服務質素和社會公義,需要得到正視。林鄭,妳有關心過這等情況嗎?

[整筆過撥款的禍首,植根惡果]
2000年,林鄭上場當社會福利署署長;她推行的整筆過撥款制度,是一系列社會福利政策崩塌的開始,造成了同工工作量沉重、同工不同酬等惡果。她一定硬朗地表示整筆過撥款制度(LSG),有「彈性」、夠「靈活」,好處多不勝數;其實,她只不過為削減社會福利開支為資助封頂。以前,NGOs員工工資本跟公務員薪級表掛鉤;推行LSG後,機構改以短期合約請人,合約員工工資較舊制低,造成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情況。部份社福機構更將撥款化作儲備,縮減人手,令前線社工的工作與日俱增。這完全冷卻了新晉社工的工作熱誠和NGOs服務發展的空間。

2007年,社總發動同工大罷工,反對LSG。可是,同年已出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只有冷眼旁觀。如果大家覺得,推行LSG後,社會服務質素上升,業界同工熱誠滿溢,你大可封林鄭為社福之光;相反,若你認為整筆過撥款攪壞了整個社福界,那麼,姑且可稱之為社福界葉劉吧。

[引入了服務競投制度,惡果浮現]
2000年後,隨著整筆過撥款制度的出現,社會服務逐一外判化,以價低者得的競投方式競投合約,讓社福機構之間互相廝殺競爭。表面上小政府大市場,合約精神公平公正;但實際又不是要勒緊機構的資助嗎?這只不過掩飾政府缺乏長遠承擔了。林鄭更推出了「服務質素標準」(Service Quality Standards)和「津貼及服務協議」(Funding & Service Agreement),加強對社福機構監管,助政府成為有極大主導權的服務購買者和監察者。過往,政府和NGOs的關係是合作伙伴;現在呢?猶如老闆與下屬的關係,大財團與外判商的關係。

林鄭現在是政務司司長,但當她見到民政事務局把少數族裔服務合約予「香港社區網絡」,空置校舍租予「少年軍」,紅磡春園街社工隊不說因由地被撤換時,她可有幾句話兒?

[安老政策市場化的幕後玩家]
安老政策市場化的禍源,也有林鄭份兒。在董建華年代,林鄭對於貧窮長者入住安老院的問題,提出能者自付、錢跟人走的原則;這套原則,為政府十年後開出推行院舍券之路,長者一旦申領院舍券,既可在輪候院舍的服務名單上消失,又可令他們放棄領取綜援;今天,私營安老院校舍和殘疾人士院舍的整體質素,大家有目共睹;林鄭見到劍橋集體洗澡事件,甚至是康橋事件,不知有何回應?

[退休保障諮詢,巧言令色]
政府說會推行退休保障,但在多場的「退休保障諮詢」,林鄭立場顯而易見,就是講到明政府不支持所謂的「不論貧富」方案,說來說去都是「政府資源應用在有需要人身上」,還取笑港大周永生教授對於公共財政的概念和管理未掌握得透徹。而對於學者方案,林鄭也似乎不放在眼內。她信奉自由市場主義不是罪,但也不應完全拒絕聆聽及採納民意吧?政府在退休保障公眾諮詢後遲遲未有公開諮詢報告及結果,難道林鄭想由交下任政府處理?

[2000年林鄭一席話]
當年有一篇林鄭的訪問,標題是「一筆過撥款非為削資源;政府未必要推行」,之後她在另一場合,公開指出,若果整筆撥款制度被整個福利界抗拒,認為它未能達致改善福利服務發展的目的,政策不會強硬執行。16年後,若我們能證實整筆過撥款破壞了社會服務的發展,林鄭會有何相應的行動呢?

[總結]
說到底,林鄭對社會福利和扶貧方面有成績,只不過是在數字上的表現!表面上她熟識弱勢社群處境,但她骨子裡對社福界手段狠辣。林鄭若最後選擇退休,那就讓她離開好了;但若她參選特首,同工們必須看清楚她對推行社福界整筆撥款制度,有否籤悔之意;她有否動機去改變現時整筆過撥款和服務外判制度。社福界不會催促她處理村屋潛建問題,但我們不得不叫她即時處理現時社福界崩壞爛極的情況。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