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觀點

整筆撥款制度問題不在執行上,而在制度本身

社總呼籲同工留意理大研究團隊於暑假期間(預計)公佈的《最佳執行指引》初稿,把握機會爭取將我們一向堅持的「同工同酬」、「年資認可」及「人手編制」等制度放進《最佳執行指引》內,同時推動建立一個新的撥款制度,並實踐業界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

促進民主何妨百花齊放 誠實參與不要混水摸魚

前文於上週發出後,前天有一位機構主管同工突然輕聲問我:「『西環』有無人找過你?」我愕然,隨之明其所指,淡然答「無啊,他們不會找社總的」。

參選特首「小圈子」選舉?——投入一潭髒水的意義

幾十天的征戰,雖然是一次雞蛋與高牆的懸殊之戰,結果亦早已寫在牆上,但至少得到兩個有價值的效果,一是透過公開辯論及政綱比較,讓普羅市民有機會「加一把嘴」,在非常狹窄的社會空間中作最大的參與,是一次非常有意思的普選熱身。另一方面,候選人曾蔭權下水濕身,也不能不回應市民的聲音及訴求。在社會福利界,我們至少「贏了」一個長遠社會福利規劃的「練習」——雖然政府一如所料只是應酬業界。

服務系列(2)青少年服務——下篇

小學社會工作服務過去較少業界關注,但其實小學有300多位社工,其面對的問題與中學社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服務系列(2)青少年服務——中篇

綜合青少年服務發展至今,同工都察覺青少年的需要,例如中學生在學的滿足感低,但沒有足夠資源去處理。業界特別提到應該擴展「另類學習」之途。我們一直認為,綜合化不應是一個「管理」手法,而應該是「服務」的概念。但社會署從來沒有在這方面提出看法,例如究竟服務是做發展性(developmental)的,還是針對匱乏者(disadvantaged)?

服務系列(2)青少年服務——上篇

日間外展服務的經驗已清楚說明,服務對象的年齡分層及性質種類愈來愈濶,因此服務應有清晰的定位,聚焦於服務高危青少年,同時研究新的服務模式針對這個現象。現時一些年資及經騐比較淺的同工較難應付高危服務對象,背負了很大的壓力,也影響工作的成效。政府在這方面責無旁貸,應該加強支援,提升他們的工作能力。

薪酬調整因面對通脹,不應與工作表現掛鈎

自立法會六月通過政府提交今年公務員生活指數調整議案後,所有公務員今年將會分別有6.16%(MPS33點或以下的公務員)和7.24%( MPS33點以上的公務員)的薪酬調整,而調整時間將會由今年四月起追補。

2011施政報告系列(3) 不同群體服務 仍短缺 - 退休保障制度 快上馬

《施政報告系列》前兩篇提及了貧富懸殊問題、社會福利規劃問題、社會福利用地問題及專業人手問題。篇幅所限,我們只能繼續提綱揭領地提醒曾特首注意以下情況 (其實如果特首有心,很容易就可以透過相關部門及業界瞭解情況)

2011年施政報告系列(2)盼人月皆團圓 - 社福規劃也無缺.用地人手是根本

特首在2007年競選連任時曾對社會福利界承諾,任內將會研究和規劃未來的社會福利發展;其後,他在第一份施政報告中再重申其承諾。可是,最終結果卻不是指示政策局(勞工及福利局)負起重任,而是降格委託無行政實權的諮詢組織──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進行,讓業界非常質疑其誠意。去年推出的有關諮詢文件,不單內容空泛,東抄西抄,方向模糊,備受業界批評(被一些教授指如果是學生提交的作業,就是一份不合格的作業)。更不堪的是,諮詢工作亦沒有認真地做,大部份服務使用者和同工都沒有參與其中。這個對本港未來社會發展有莫大影響的政策,就這樣被處理掉,怪不得,社總和業界朋友在8月22日,於立法會外怒而焚燒報告書。

2011年施政報告系列(1) 意見已成耳邊風? 諮詢成為過場Show?

一年容易……八月初,社總又如去年再一次接到政府的邀請,參加今年度施政報告的諮詢會,心情是複雜的。首先,諮詢年年如是,但究竟政府是循例走過場,還是真的廣詢民意,大家心裡有數。可另一方面,我們仍希望爭取每一個反映業界意見、促進政府施政的機會。因此,今年仍不厭其煩,再次出席提出我們從業界收集的意見及建議。

珍惜青年卑微的夢——給4個PW的信

鳳儀、阿志、佳佳、Jacky: 這兩個星期有機會與你們4位PW(活動工作員)聊天,讓我對你們這群年輕人認識更深,也讓我對要求政府保留PW更有信心。

我們就是一窩小雞蛋 — 就PW常規化的一次公開對談

2009年2月,村上春樹在接受頒發<耶路撒冷文學獎>時,有此名言:「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村上先生何出此言,歡迎到網上了解一下:http://blog.udn.com/hung49/3383557。

服務系列(1):康復服務——下篇

對有弱能人士的基層家庭來說,傷殘津貼每月的一、二千元是非常重要的,可是不斷聽到業界反映,要求檢討傷殘津貼的申請流程。現時審批申請理論上是由醫生「建議」,再由社工審核「社會條件」在整合評估的。這個做法看似合理,但其實醫生的評估往往就是最後的結論,因在專業上沒有社工及其他人能挑戰醫生的診斷;這令考慮案主的「社會條件」形同虛設。

服務系列(1):康復服務——上篇

回顧香港社會服務的發展,康復服務似乎是較有規劃。例如1995年製定了《康復白皮書》,至今仍有《香港康復計劃方案》,以及由康復諮詢委員會持續提供相關的發展意見。但現實的情況乃是坑坑窪窪,同工都做得吃力。
porno Pendik escort kartal esc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