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非凡人物】生命大於一切---陣地社工陳虹秀

「請警務人員保持冷靜同克制!」

「在場市民已經離開,現場得返記者,請警務人員留意!」

「請在場指揮官留意,好好控制前線警員情緒!」

「你已經制服咗佢,做咩仲打佢?」

「你哋無舉旗,做咩要開槍?」
 

過去一年,在警民衝突現場,總會聽到一把柔弱而鏗鏘的聲音,在槍聲及催淚煙中徘徊。這把聲音中,沒有如激動的市民大鬧警察是「黑警」,也沒有鼓吹「港獨」的口號,只有提醒警察要按警例執法的言語、斥責警方過度使用暴力的用詞。去年8月31日,她被警方拘捕,罪名是最高監禁10年的「暴動」,但她的武器只是一枝咪、一個音箱、一把聲音。
 

「生命比任何野都重要,哪怕是一個殺人犯,佢嘅生命都唔應該被剝奪,警察有權拘捕,但班抗爭者已經被你制服,點解仲要打?人權、生存權,係我哋做社工最重要嘅核心價值。」她是陣地社工陳虹秀。

831被捕,先被送到灣仔警察總部,再轉往葵涌警署,豈料警方說位置不夠,竟將包括她在內的一班被捕者送到「新屋嶺」。「當時有個女警同我講,你喺到佢哋(被捕者)會安心啲,我回佢一句,點解要我喺到,先可以安心?」新屋嶺,一個過去鮮為香港人所知的地方,自此成為焦點,「唔夠位,可以去香港仔啦,點解要去新屋嶺?係未想特登侮辱我哋?」
 

陳虹秀是第一個站出來說出新屋嶺經歷的人,「每轉一次警署已經要二級搜身,先除上身,再除下身,新屋嶺嘅間格無門,平時喺警署都叫係密室搜,新屋嶺好易被人睇晒,究竟警察係未刻意唔尊重女性呢?個體制根本無尊重基本人權!」

 

拘捕是警察的權利,公平、不受到過度暴力對待,就是任何一名被捕者基本的人權,也是警察通例白紙黑字寫上的。《立場新聞》3月時曾整理被捕者的數據,最少100人因傷留院,缺席首次聆訊,20人投訴遭警毆打,上庭時有明顯傷勢,8人被警打至骨折,3人被警打穿頭要縫針,原因是什麼,大家都知。
 

「現場好多警察都會失晒控,我哋喺現場其實係希望直接喝止佢哋做緊嘅,或準備做嘅違規行為。我到依家都相信,當人未變成野獸,有人直斥你做錯,起碼都會停一停,我嘅經驗話我知係有效!」
 

今年7月1日,警察在銅鑼灣時代廣場一代突然大圍捕,有警員突然舉起胡椒球槍指向人群,陳虹秀立即衝前,「警察留意,你哋無舉旗,唔可以開槍!」說也奇怪,警員真的放下槍,當然陳虹秀被另一名「速龍」裝警員趕走。

「人嘅心理就係咁,佢哋都知警例係點,學堂學過,你唔去斥責佢,佢會側側膊,扮唔知就開槍,政府又死撐,佢咪無嘢囉!但當我哋喺現場提佢,佢無得扮無嘢,扮無知去做,呢個就係我哋存在嘅原因。」


希望喚醒警察良知

過去一年,她與不少香港人一樣,捱過警棍、吸過催淚煙、中過子彈、試過水炮的灼傷,胡椒更被噴過無數次,但仍堅持走上前,只因她仍然相信,人獸之間,警察仍存有人性,哪怕差點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也希望喚醒那小小希望。「舊年721,我喺上環,有個伯伯咩都無戴喺到鬧警察,點知警察係咁對佢射催淚彈,我即刻上去喝止佢,我都無裝備,點知吸得太多催淚煙,吸唔到氣,真係就死咁,好彩當時有個白衫指揮官見到我就死得,畀咗枝水我飲,等我可以開返條氣管抖氣!」
 

又一次在尖沙咀,有警察一手搶走她手上的咪,再將她推跌,舉起警棍就想打,「好彩有另一個警察拉走咗佢!有時真係好矛盾,好多前線警察好似想殺咗我咁,但同時又有另一個警察救我,阻止佢哋嘅同袍打我!我嬲唔係嬲警察個人,係嬲個政府,擺明可以解決個別有問題嘅警員,但都唔肯做,係要死撐,咁你政府連發晒癲嘅都撐,前線指揮官仲可以點?警隊文化、兄弟文化,未死撐囉!我唔認同佢哋行為,但我仲相信可以喚醒佢哋小小良知,避免有生命被傷害!」
 

不說不知,陳虹秀讀電腦系統工程出身,與社工風馬牛不相及,畢業後與同學一齊去報考警隊,職位是督察,「好記得當時個面試官問我點解要做警察,我話想服務社會,幫到有需要嘅人,佢回我點解唔做社工?」結果,她沒有被錄用,「依家諗返真係好彩!」
 

豈料機緣巧合下,她進入了一間智障人士院舍工作,目睹一些不尊重學員嘅事。「當時見到啲社工點解一啲都唔尊重人權嘅?所以決定去讀社工!」社工畢業,她服務過殘疾人士、做過兒童院社,「依家睇啲前線警員,其實都好似院社啲仔,無咩EQ,成日嗌交,郁下就打交!」她笑著說。

做了社工,見證了更多不公義。2014年反國教,陳虹秀決定走出來,「因為教育同新聞自由係我好重視嘅價值,教育係要教小朋友多角度思考,人可以有唔同立場,你可以係藍絲、黃絲、綠絲,你可以支持政府,但要建基於有自由嘅資訊,唔可以一言堂!」
 

傘運期間,她在金鐘夏殼道度過了幾十個夜晚,白晝返工、放工走到佔領區,「我會同院舍啲細佬傾家規,大家討論下,佢哋有佢哋意見,有啲我唔認同會解釋畀佢哋聽,大家可以同意唔同意,無所謂!」TVB神劇《天與地》也是這樣說,「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番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又互相尊重。」
 

「雨傘運動」失敗而回,但對陳虹秀來說是卻是一個啟蒙,「其實係推動咗好多人更積極去接觸社會。我讀輔導,下下閂埋門同人講無事,唔好唔開心,根本無用,佢出到去睇住個社會仲係咁,治標唔治本,但無奈係個政府政策上根本咩都做唔到!好似今次反修例,明明可以做好啲,係都要揀條不歸路!」
 

過去一年,警察總共拘捕近9000人,不少人是學生,更多的是心身受創,患上情緒病,需要社工輔導的人,但已經對社會失去了信認,「我哋收好多個案,成身傷晒都唔夠膽去睇醫生,因為怕被人篤灰,望住佢哋啲傷真係好心痛!」對不抗爭少年來說,陣地社工可能是惟一倚靠,惟一可以信賴的人,因為過去一年他們一直同行。
 

「起碼大家知我哋唔係藍絲先,因為我哋喺現場,可以更理解被捕者同班細佬嘅心情,我又有Facebook,啲家長都知我係咩人,會放心啲將仔女交畀我哋協助,呢啲信任係過去一年建立返來!」

幫被捕的人幫得多,兩個月後到自己的「暴動罪」開庭,問她現時心情如何,「準備工作交接囉,仲有好多審訊(其他被捕者),原來好多人唔識搞求情信,我哋要教,有時家長唔係唔理,而係唔知可以點做,我哋都要跟埋,唉呀!仲有好多嘢未做!自己啲嘢都未得閒睇!」她就是這樣,無時無刻在想着如何協助別人,高尚情操,當之無愧。
 

《港版國安法》已立,社工如此自處?「社工本身係崇尚自由,有時都會鬧下政府,到時會唔會被人話係分裂國家呢?有時都會在人權上發聲,又會唔會危害國家安全呢?肯定會更難做,當搞完教育界、新聞界,之後就到社福界,究竟夠唔夠力頂得住?」

 

究竟夠唔夠力頂得住?或許只能讓時間去證明!

https://www.thepeoplehk.com/blog/jackiechan?fbclid=IwAR2474sLJw4j3sAR6ocllNB-ZI0st4ssT4mgXfi3LlBhDBnSAKhgoek5p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