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假借財困打壓工會.生意人做社福機構掌舵人的危機》

香港基督教青年會(YMCA of Hong Kong,下稱港青,不是中青)於三月十三日要求職員放無薪假期,在沒有通知期下,並即時解僱28位員工,部分員工更被限令十分鐘內離開機構,做法極不專業,毫無尊嚴可言。

 

豐厚儲備無理裁減支出不高的社福同工

港青向受影響員工解釋,指近日受疫情影響,令機構財政面臨重大困難,但從港青年報及機構回應外界質詢時所指,港青在上一年度仍有1.7億可動用儲備,亦有數以億計的固定資產及維修基金,相比更多水深火熱的中小企及社企,實無必要即時裁員。而今次被裁減人數最多的部門,竟非因疫情而收縮最快的酒店及餐飲服務,而是尖沙咀社會服務部全體9位員工,它們每月開支僅27.5萬元,與港青每月總營運開支2000萬相比,旁人實看不出港青有任何合理原因需如此裁員。
 

反送中運動後的政治及工會清算

社總曾向被解僱的員工了解,他們都不相信港青是基於機構財困而裁員,質疑真正解僱原因與社會運動有關。據悉港青同工與很多香港的打工仔一樣,近月都積極籌組工會,合法維護勞工權益,部分工會籌委亦曾與港青總幹事何慶濂坦誠對談,然而何總幹事卻向員工明確表示社運影響酒店收入,又指社會服務部「唔賺錢」。究竟何總幹事是否認為港青應以「賺錢」放在首位,他也是否聯想到下屬在社運浪潮中籌組工會,會破壞機構「賺錢」的大計,這種種都只有他本人才最清楚。雖然港青澄清「解僱的員工分別來自賓館服務、財務、行政、機構事務、社區服務及持續教育等,全是按服務所需人手釐定」,但無獨有偶,收到港青大信封的,是七位工會籌委中的兩位,更高姿態地要求他們十分鐘內收拾物品離開,無需任何交接安排,試問對機構「盤數」最著緊的港青高層,怎會如此樂意賠上代通知金,不用被裁員工繼續上班交接工作的情況下,任由服務爛尾收場,港青的損失豈不是更大嗎?
 

打壓工會公然觸犯法例

社總鄭重提醒港青及所有社福機構,切勿以財困為名派大信封,實則借口向「唔聽話」的員工開刀,以收殺一警百之效。根據《職工會條例》,任何「針對工會成員作出解僱屬違法。任何僱員若因參加工會、組織工會、出任工會職位或參與工會活動而被解僱,屬不合法解僱。」「若僱主阻止或阻嚇僱員行使以上權利﹔或者因僱員行使以上權利而被解僱、懲罰或歧視,可被檢控」。
 

社福機構搵生意人做總幹事的危機

員工是機構過去得以成功營運的最寶貴資產,面對疫情久未抒緩所造成的各種困難,港青竟然忘記初心,沒有交代任何理由下解僱員工,這是否符合港青強調「一向以人為本,堅持尊重同工的權益,亦抱持開放、接納的態度與同工溝通,又指未受政府固定資助,一向靠賓館業務自負盈虧,以基督精神忠心事奉,為社區及青少年提供服務。」的精神呢?自稱「基督徒生意人」的港青總幹事及行政總裁,在欠缺社工培訓下,會否欠缺《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所提及社工必須捍衛社工的基本價值觀及信念: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以及社工相信任何社會都應為其公民謀取最大的福祉?這位「生意人」是否在權衡政治和經濟利益後,不選擇從合乎公義的角度行事呢?事實上,導致社福機構尋找「生意人」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整筆撥款制度令社福機構深怕儲備成為負資產,所以有個別忘記初衷的社福機構不再以服務初心為優先考慮,反而看重機構業務發展和整體盈利,自然會尋找「生意人」擔任「揸fit人」。


寄語

社總懇請各社福機構應與員工攜手合作,有商有量尋求可行出路。若僱主此刻伺機手起刀落,不單有違反法例風險之虞,而且更難收服人心,機構在困境之中只會更見步難行,實是眾人皆輸之局。


參考資料:

《時代論壇》「廿八位員工被即時解僱 港青指基於財困 員工質疑與社運有關」(2020年3月17日)


補充資料﹕港青現時擁有的業務

酒店:The Salisbury-YMCA of Hong Kong

餐飲:港青咖啡室和再臨閣

教育:港青基信書院及新會商會港青基信書院

會員服務:各類課程及康樂設施使用

學前教育及小學文娛服務﹕寶寶世界、國際幼稚園、耀信國際幼稚園、農圃道幼兒學校、港青基信幼稚園(啟晴)等

社區服務及活動:協助新來港人士和多元種族人士融入本地社會、就業服務、長者服務、強化家庭關係、青年領袖訓練、海外家務助理增值進修課程,以及支援國內農村地區修校、建校、助學行動等

未提供相片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