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工聯會社工:「遲來的正義」
工聯會社工稱,律政司介入陳志全的私人檢控,並不提證供起訴,是「遲來的正義」,他當時的舉作是保護立法會的職員。所謂正義,是形容律政司,還是褒揚工聯會社工他本人,本會雖未有頭緒,但有以下見解。 不提證供起訴 只是手段不是正義 第一,一般案件遇上成功檢控機會微或有受害人同意不追究的情況下,律政署才會考慮不提證供起訴。現律政署並沒有公開它的理據下,實在無法彰顯正義(早前本會去信律政署查詢不提證供起訴郵包販運氯胺酮案之原因,同樣拒絕透露詳情)
祝賀「大灣區社聯」成立
本會祝賀「粵港澳大灣區香港社會服務專業聯盟有限公司」成立。為使業界好友能聞其名即知其所以然,本會索性簡稱之謂「大灣區社聯」(而非「社專聯」),並祝願它成功成為香港參與及貢獻粵港澳大灣區社會服務發展的主要推動者。 本會深受感動,見第一屆董事會成員,共有 22 位社會賢達,包括本地社福機構高層及大專院校社會科學教授級人馬,眾志成城,為大灣區社會服務和社工教育獻身,屬實不是巧合,定必是刻意經營。 與此同時,為使更多業界人士認識「大灣區社聯」,本會提出以下要點,供大家留意。
評論明愛處理遺失 USB 事件的表現
明愛某一服務單位 9 月遺失 USB,當中載有 121 名理大學生情緒支援求助人個人資料及對話內容 。事件本質是個別同工涉未能妥善處理服務對象的私隱資料,但大眾焦點已放在明愛作為本地一間最大規模的 NGOs 處理事件的手法。 採取非割
社福界會否出現文化大革命?
上星期傳出中聯辦想整治社福界,引起我們業界的關注。其實,社福機構和同工會否被整治或染紅,我們早已需要關注和思考有何應對策略。現在,彷彿出了一張整治社福界路線圖來,香港會否出現文化大革命般的大批鬥,社福機構與同工會否成為被批鬥或打壓的對象?我們嘗試分享如何理解社福界在《國安法》出現後的生存空間。
【還有誰願意為兒童發聲?】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社福界和關注兒童權益的組織,你們可從新聞看見兒童只因與家人購物,卻因被警察截停受驚而奔跑,結果一名男警把女孩粗暴推倒在地,繼而被該男警壓身,如非哥哥不顧自身安全衝出來保護妹妹,則有後腦落地重創之危。警察判斷魯莽或錯誤,濫用武力,任意拘捕,直接影響了兒童及青少年的身心安危。當中警察妄顧女孩性命,沒有使用最低武力或較安全的方法去處理,更沒有考慮女孩被男警制服會有被侵犯的感覺,實在需要被各界譴責。
被劫去的選舉權;被打壓的集會權;被褫奪的言論自由 文:陣地社工
2020年9月6日,本應是立法會換屆選舉的日子,政權心知自己犯下大錯,不惜粗暴延後立法會選舉。憤怒的香港人選擇再次走上街頭向政權投下反對票,面對的除了是被打壓的集會權、不惜一切要打壓港人的防暴警察、還有在周邊虎視眈眈的国安成員。
【教育局和社署忽視智障人士離校後的悲劇】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日前有母親勒斃剛畢業離宿回家的智障兒,慘劇讓人痛心和難過。儘管社署和學校事後已即時介入,為受影響的學生、家長、教職員及宿舍職員提供輔導及協助他們疏導情緒,但倘若社署和教育局不正視悲劇背後的問題,及早改善制度千瘡百孔和資源不足的問題,日後悲劇仍然會不斷發生。
【讓社工痛心垂淚的香港人】 文:陣地社工陳虹秀
明天便是831被捕一周年的日子,亦是「撐社工.守護公義」眾籌的最後一天。面對越來越迫近的開審日子(9月8日),唯一牽掛是倘若敗訴令家人無法承受。有時仰望天空,我也會像不少香港人,問問自己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還會以社工身份到現場進行人道支援工作嗎?結果每次答案也是一樣。縱使喜歡吃喝玩樂和「做社工」的我,面對越來越困難去守護公義的局勢,作為社工是無法放棄捍衛人權,放棄守護生命免受傷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