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鄧炳強踐踏人權諉過社福界拒絕溝通》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上星期五「國家憲法日」,也是「警察社福日」,即警務處助理處長與多名NGOs高層會面的日子以了解現今青少年的想法,但會面最終低調地被取消。鄧炳強事後表示有機構和社工不建議社福機構與警方會面,更認為過去一年警方被抹黑,溝通本是減少誤會的方法,質疑相關機構的用意。鄧炳強應清楚知道市民與警察交惡的真正原因,但他簡單以溝通問題作為掩飾,實在令人擔憂警方本來期望會議有何功能。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對院舍職員被強制檢測的聲明】
政府表要求院舍職員須於十二月一日至十四日期間,按照公告指明的規定及程序,接受2019冠狀病毒病的聚合酶連鎖反應核酸檢測,而有關檢測樣本必須並非自行採集。 政府推行強制檢測的三大疑點﹕ 1)強制檢測成效欠科學根據 社總認為,院舍自願檢測計劃沿用至11月底,津助院舍院友感染率是0.08%,與香港整體人口感染率相若!當院舍職員努力做好防疫工作,林鄭也承認全民檢測欠科學根據,政府卻要強制院舍職員接受檢測,理據本身是不足。
【行業第一波強制檢測的不清不楚】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社福界認為政府要長者及殘疾人士院舍職員實施強制檢測,是沒有足夠理據的。觀乎政府過往的防疫策略,既沒有及早堵截源頭,適時封關或強制商務簽證的人進行檢測,也沒有嚴正處理公然違限聚令的社交群組(跳舞群組),更沒有考慮強制行業員工進行檢測所帶來的勞資糾紛,這是等同將一個炸彈拋予資方承擔。
【第一波強制檢測】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羅致光於2020年11月29日早上出席一個電台節目後說:「若有院舍職員不進行強制檢測將被罰款,若仍然不遵從,會面臨更重刑罰包括監禁。」同日「局長日誌」亦刊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快將發出強制檢測公告,規定所有於安老院、殘疾人士院舍及護養院工作的員工... 須到政府設立的社區檢測中心,接受鼻腔和咽喉合併拭子樣本採集的免費病毒檢測服務。員工亦可自費自行安排接受由衞生署認可私營化驗所提供同樣方式的檢測。」
NGOs 要認清警方動機,切勿虛耗時間出席公關活動
本會收到消息,指警方廣邀 NGOs 高層約見,名義是了解現時青年人需要和想法,安排 12 月某日與警務處助理處長會面。 本會感到憂慮。首先,警方動機始終不明,儘管它表明是為了理解青年人需要與心態。若要理解青年人心態,處長上網便可掌握了,何需要找我們業界 NGOs 的領導?當最近警方拘捕《721 誰主真相》編導時,難道處長不估計到青年人對現時社會和政府的觀感和反應嗎?
【威權社會下生活】系列一:從歷史中學習 「公民社會的光如何耀亮東歐國家?」分享總結
「公民社會的光如何耀亮東歐國家?」分享會於昨晚完滿結束了。社總感謝陳家洛博士為我們講解東歐公民社會的掙扎,啟發我們如何面對威權政府,更為大家帶來黑暗時期的地下刊物。 昨晚讓我們更清楚未來如何堅持守護公義。從波蘭的歷史,他們是怎樣在極權政府不斷建構荒謬的論述下,努力守護良知和普世價值呢?原來他們努力在做這些事情。
警方請 NGOs 同工飲咖啡,怎麼辦?!
據本會所獲得的消息,警方近日接觸了最少兩間 NGOs,就某某慈善基金邀請同工協助調查,情況非常特殊。
NGOs 同工執勤,應受到機構保障
警權泛濫,投訴制度效用沒未確認,這對社福界隨時造成影響。試想像:同工做街展,被建制或鄉紳誤會為撐暴徒活動,出手搗亂,同工報警求助,但最後可能求助無門,這不過是721的小兒科;同工被要求交出個案紀錄,要搜查青少年服務單位,以便警方搜證疑似暴徒青年,這也可能是二百警搜報社的小翻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