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綜援制度對窮者不友善,要改制度!】 文:社總會員@就業支援服務社工

口罩,是時代抗疫的必需品。可曾想過:身邊窮者難於啟齒的狀況?以現時的綜援標準金額,一位綜援人士,需要停止衣食住行三天至五天,才有經濟條件購買一盒過濾率相較合乎規格(過濾率95%或以上)的口罩。窮,有些加上有長期病患需要往醫院覆診,煩惱來了,在口罩裏多涉一張廚房紙嗎?會令本身有呼吸問題的朋友更難呼吸,而且,也要有錢才可以買廚房紙;Upgrade用好一點的口罩嗎?那又要在最需要基本營養的養病日子少吃幾餐。他們唯有:重用再重用本應即棄的口罩、以絲巾當口罩用、在沒有藥物的處境下延期覆診。這是香港。

 

在全球抗疫的日子,Stay At Home令很多生產和服務都慢下來,甚至停頓下來。然而,生活總要活下去,小市民開始憂慮必需品物資短缺至臨界點或一夜之間百物騰貴。今天已吃不飽的拮据生活,引發完全沒條件為明天準備一丁點基本糧食物資的焦慮,就連辛苦排期看醫生的抗焦慮藥都沒法抗焦慮,越想越是頭痛、在床上輾轉反側沒法入睡;有人恐慌、血壓經常性飆升;有人受控不了、會借芝麻小事驟然急躁遷怒家人釀成家暴鬧報警;也有人掩飾貧困鬱在心底、厭倦這個世界無人明白我這等貧病交迫的窮人。這是你我的香港。

 

近日,有緣認識傷殘人士Betty,她總是長氣夾勞氣,卻心靈美麗,她可以異常有動力地為其他傷健人士每日馬不停蹄搜羅各界友好的剩餘防疫物資,幫助自尊心較强、到最後迫不得已求助的一群。她的態度是:「不求有功,但求無愧我心。」有一晚派發物資完畢,她要跟別人分享受惠者含淚也含笑領取防疫物資和一點糧食的真情:哭與笑的交集,是心酸無助痛苦絕望裏的一絲星光與撫慰,也是777社會制度的「社會二等公民」在飽受社會歧視中發現的一絲民間奇蹟。

 

Betty有時會向葉榮議員求救幫街坊,這位輪椅議員十分傳奇,今年的大年初一,已請人前往印尼趕撲口罩,問他何解如此厲害,他毫不思索說「是政府迫出來的!」那要感謝政府嗎?他說不用了,會照咬政府,是想幫助更多人!有一天,他沒有口罩放入福袋派給傷殘人士,過兩天又盡人事找來一些口罩,令部份傷殘人士每人可以有五個口罩應急。他會跟好友說:「要幫我找多些善長,我想幫助更多人。」

朋友們:我們的香港,很急切需要一個合乎基本人性關懷的社會福利制度!我們要互相守望,更要一起義正嚴詞指出社會制度的問題:政府未能為經濟最有困難的弱勢社群及時發放防疫所需的生活保障,是沒有承擔其與權力相稱的責任,亦是造成貧者越貧的根源。

 

懇請大家全力支持爭取增加綜援標準金額(現時健全成人每月綜援標準金額由$1,810至$2,525不等),不少人不明白除標準金額外,其他金額也是實報實銷或特別狀況才有津貼,標準金額實在不足以購買昂貴口罩,大家不能容讓政府的社福政策跟人性關懷背道而馳。假如你在抗疫非常時期不幸跌入綜援網,你認為綜援金額應該每月增加多少,才可以過一個有最起碼人性尊嚴的生活?

 

 

就業支援服務社工

Employment Support Services (EmSS)

2020.4.8晚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