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陣地觀察 -【防暴出動,影響市民,打亂經濟】20200501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五月一,除了是市民的假期外,亦是港人上街表達訴求的日子。但在這反修例運動開始的第十個多月後,這個理所當然享有言論自由的日子,卻早早就已被香港警察以抗疫之名禁止市民以遊行表達訴求。但市民的聲音並沒因政府的打壓而退卻,反而在避免疫情的傳播下,以支持黃色經濟圈的方式表達訴求。儘管市民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對政權作出呼喊,但在入黑時防暴警察仍以抗疫為名進入新城市廣場一帶,宣稱市民違反限聚令進行聚集,並作出多次票控。

 

警方執法沒有準則

陣地社工觀察到警方在新城市執行職務時多次隨意警告記者,表示他們已違反限聚令。但事實上,記者們當時正進行採訪工作,根據法例規定是理應獲得豁免,讓人擔心究竟警方執行職務時有否清楚了解「限聚令」的內容, 還是借用公權力打壓一眾工作中的記者,破壞本港言論自由。另外,防暴警察在驅散過程中並無清楚指示方向,令現場人士不知去向。陣地社工亦多次觀察到有市民在單獨或兩人同行的情況下,仍被防暴警員以限聚令票控,反映警方執法不公,並不是依據法例對公眾人士不能多於四人聚集的規限作出票控,令人不禁懷疑警方是透過限聚令進行赤裸裸的政治打壓。

 

警方行動不符比例

警方在近日的行動中(太古城中心,IFC,天水圍及新城市),每次行動所動員的警員人數往往遠超於在場市民人數,而動用如斯警力卻只是為了向民眾執行「限聚令」。而過量聚集的警員除了讓人擔心有機會增加他們自身的感染風險外,亦有機會對市民大眾的健康構成威脅。 事實上,「限聚令」的設定乃為當下公共衛生需要而制定,為何非以衛生部門公職人員執法,卻動用大量甚至是過量的警員執法?難道「限聚令」是公安條例的延伸?

 

警方執法部署混亂

陣地社工觀察到警方在部署驅散群眾時,並沒有充份評估現場環境。警方沒有留意到現場記者正慢慢向後撤退至新城市廣場一帶為數不少的樓梯位,稍一不慎便可以因人多而踏錯腳失足,導致發生嚴重意外。今天即使有市民發起「和你唱」活動,但對普遍市民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仍可如常在商場內食飯行街,但防暴警察進入商場後,店舖都紛紛落閘,不能再做生意,這難道就是警方在行動部署上的意圖?

 

警方行動影響經濟

警方在行動中經常利用橙色膠帶劃出封鎖線以阻止市民聚集,同時亦阻礙市民行街購物的自由。警方往往劃出封鎖線後將自己圈在封鎖線內,形成只許警方聚集的特權畫面,並喝令市民不準通過。事實上,現在香港疫情已有好轉跡象,各行各業百廢待興,特別是因疫情而生意大受影響的銷售及飲食業。這些行業在需要刺激經濟的時候,卻因警方這些封鎖線的出現而扼殺了生意復甦的生機,警方是否正在打破其他人的飯碗?

 

限聚令原意

警察以維護社會秩序為由,不理會政府施政失當所引致的公憤,反而使用高壓強權,僭越「限聚令」防疫原意及規限,不斷剝削市民行商場逛街的基本生活權利。如果事前警方有合理地評估今天「和你唱」的意義和對公眾秩序的影響,究竟是否還會動用如此警力對正常消費的市民作驅趕及票控,犠牲商舖營業利潤以及浪費市民的公帑?

最後無論如何,該堅持的仍需努力堅持,陣地社工不容基本人權受侵害,定必繼續守護公義,守護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