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立場新聞】局方暫錯失最佳良機 區區幾千也是徒然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5%B1%80%E6%96%B9%E6%9A%AB%E9%8C%AF%E5%A4%B1%E6%9C%80%E4%BD%B3%E8%89%AF%E6%A9%9F-%E5%8D%80%E5%8D%80%E5%B9%BE%E5%8D%83%E4%B9%9F%E6%98%AF%E5%BE%92%E7%84%B6/

羅局長於昨天(2月2日)在網誌表示社會褔利署已於1月23日發出信件,向全港743間津助、私營及自負盈虧安老院和合約院舍,以及323間津助、私營及自負盈虧殘疾人士院舍提供一次性特別津貼,以購買防護裝備及消毒用品,每間院舍的津貼金額上限分別為5,000元或3,000元。可是,社總早在1月10日起已不斷發信予社署,告知疫情對社福界的影響,但局長僅給予院舍數千元去自行購買一些現時難以買到的防疫物資,而私營院舍卻一個護士也沒有;再說,局長的「乜乜新自由主義、乜乜市場經濟」,就是叫社會依靠私院,拒絕承擔提供充足的津助院舍,忽視不少院舍面對人手安排的問題,特別是殘疾人士院舍早已陷入困境。
 

額外撥款予院舍增聘人手

即使政府已呼籲僱主盡量於2月17日前安排僱員在家工作或候命,但作為照顧幼兒、兒童、長者或殘疾人士的院舍員工仍需要緊守崗位,加上不少員工曾返回內地而需要自我隔離14天,令不少院舍出現人手不足的情況,需要其他員工增加工作時數。此外,因為庇護工場、綜合職業康復服務中心及展能中心停止提供服務,導致相關配套的殘疾人士院舍需要在於日間兼顧本應上班的舍友,但社署本來給予院舍的人手比例並沒有考慮現時出現的突發情況,而且有關情況需維持一段頗長的時間,社署理應盡快按不同院舍的規格,給予增聘臨時人手的資助金額。

 

非院舍員工全面在家工作或候命並協助所有服務單位添置防疫裝備

局長必須明白錢並非萬能,不少服務單位早已沒有足夠員工一個月使用的口罩,院舍和社區照顧服務更沒有足夠的防疫裝備,即使給予五千元的十倍,也是「一罩難求」。不少員工或服務使用者於新春期間返回內地度歲,期間一旦有人「中招」,回港後聚集於服務單位的話,便有非常高的風險將病毒傳染他人。根據社總之前所收集的問卷調查,約有38.2%非緊急服務單位仍要求員工如常上班,而當中仍提供有限度服務的單位,其實他們所提供的服務並不急切,本可安排員工在家工作或候命。個別單位更強制不適合「在家工作」的員工請假或先扣除補假才可「在家工作」。如要返回單位上班,則要求員工自備口罩,究竟如何能讓員工可安心工作呢?社總認為社署絕對有責任確保各機構遵守勞工法例,為僱員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提供足夠的口罩,讓仍要上班的員工每隔4至5小時替換口罩一次。個別單位的員工更向社總表示中心沒有任何可作消毒的醫療及清潔用品,等於置同工於危機四伏之下,情況實在令人擔憂。

 

協助各機構為有需要的服務使用者提供防疫裝備

不少服務使用者即使知道中心停止開放,仍然期望親臨中心向職員索取口罩,故日前已出現有市民欲於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索取口罩不果而打傷職員的事件。社福界員工面對著大量服務使用者於大型疫情所面對的困難,實在需要社署提供支援,以幫助弱勢社群獲取必須的防疫裝備。新春假期後短短數天,不少員工已經歷令人難過的片段﹕

 

• 殘疾人士服務使用者苦訴不單沒法購買口罩,連洗傷口、洗用具或手術手套也買不到。

• 經常要覆診的服務使用者往醫院後也不敢更換口罩,同工不忍個案重用曾到過醫院的口罩,最後給予對方自己的一盒口罩。

• 有伯伯致電同工哭訴因坐輪椅不便於行,無法排隊購買口罩,結果想乘坐巴士往醫院取藥時,司機為乘客安全拒絕讓伯伯上車,令他要在垃圾桶內找一個曾被使用過的口罩備用,伯伯多番表示擔心不知如何面對未來的狀況。

• 地區長者中心的同工表示不少長者因身體狀況無法排隊而購買不到口罩。

• 有同工表示個案向他索取口罩,當同工給予會員一個口罩後,告訴對方自己也沒有口罩,並著會員好好保護自己。

• 有同工致電關顧長者,老友記表示自己已沒有口罩,唯有用十七年前沙士時的剩餘舊口罩,每次戴兩個,外面會棄掉,裡面於下次外出時作外面使用。

•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同工表示因個案不識字,不懂上網訂購口罩。

• 有個案向同工反映自己連續四天沒有更換口罩,為的是讓子女可以每天更換一個口罩。

• 有貧困個案表示因沒有錢購買口罩,唯有選擇不外出,但一家人竟天困在家中,增加不少磨擦。

• 有同工表示個案說他出門上班途中沒有戴口罩,因為自己已沒有口罩,只有上班才可於佩帶機構提供的口罩。

• 有同工表示有年青人因沒有錢購買口罩,最終無法外出工作,經濟面對困難。

局長實在需要認真協助社署好好支援社福機構,以助社福機構可為員工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空間,以及讓員工可真正關顧服務使用者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