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國安法翌日,時代的眼淚 「陣地觀察 2020 07 01」

國安法正式在香港實施的第一日,香港人雖然難再保障人身自由,但仍然選擇發聲。大家紛紛走上街頭,在大街小巷間穿梭,為的是呼吸以往一直擁有的自由空氣。


球迷的吶喊
作為一個忠誠支持愛隊的球迷,昨天於街上吶喊了一句「利物浦萬歲」,便迅速接受到國安法的恩典,警方「果斷」以國安法的「煽動港獨」為由作出拘捕。應該沒有球迷曾經想過支持愛隊會換來最少三年的囚禁吧?
 

舉旗不定

當街上行走的市民正被警方驅趕時,陣地社工發現防暴警察胡亂舉起「紫旗」(註:警方昨天首次使用一面紫色旗幟,對涉嫌干犯國安法的行為作出警告)。社工上前詢問指揮官基於什麼理由,向現場市民舉起「紫旗」,最後,警方沒有回應,但隨即放下了「紫旗」。陣地社工在不同位置多次提醒防暴警察,如果他們沒有向市民舉旗作出警告,就不能胡亂向市民舉槍,更不可平舉槍械。因為會令市民驚慌而有機會被逼走出馬路或跌倒,造成人踩人的悲劇。雖然防暴警察被提醒後,情況稍有改善,但歸根究底,指揮官為何不能按指引而行呢?令人疑惑的是究竟現場警方的執法是按當下的個人情緒所支配,還是有法可依呢?當警方忽視指引,按自己主觀判斷或情緒主導而作出任何行動時,手執武器和權力的警察,可以令很多無辜市民受傷!

 

四面楚歌

市民「前無退路後有追兵」,警方發出的警告及實施的驅散行動顯示出不同街道上的指揮官之間沒有協調和默契:一方把市民驅散到另一條街,到了另一條街的市民又被警告為「非法集結」,令現場的市民無所適從亦無路可退。各自為政的指揮官不是維持社會秩序,反而加害香港人無辜地陷入被捕危機!

在銅鑼灣一帶,警察在現場到處拉封鎖線的行為,已接近將整個銅鑼灣宵禁。原本大部份的市民都是抱著逛街的心情,卻慘遭四方八面而來的藍紫黃旗警告;有市民按警方的指示疏散卻發現無路可逃,甚至被無謂的SS(截查,Stop & Search),或被圍捕。

陣地社工於現場觀察到防暴警察多次在街頭拉起封鎖線及向不同方向舉起藍旗,包括:Sogo東角對出,H&M旁百德新街,再返回軒尼詩道,沿記利佐治街往維園方向 ⋯⋯ 現場可見不同路口的指揮官開咪,對路過的市民宣佈他們已參與「非法集結」;隨後,市民沿記利治街行人路上被推向維園,但同時間卻有被維園的封鎖線和藍旗驅逐回來的途人,大家便尤如被夾擊般動彈不得。最後大家唯有沿百德新街往灣仔方向疏散,此時,又有一隊防暴警員出現並對人群說他們正參與「非法集結」。現場社工提醒眾指揮官必須作好協調,以免市民被「圍困」,最後警方才作出指示及開路讓市民離開。

 

被捕的婆婆

有社工因得悉一位婆婆被捕而趕到警署作出支援,但始終無從得知她的資料,和律師一同在警署外守候至零晨卻無法見到她。在此,陣地社工提醒市民面對最壞的時代,必須警剔即使你只是逛街,也需要留下個人資料予可信賴的人。

 

消失的年輕人

我們目擊有年青市民被防暴警員由近景隆街Colourmix的後門拉入店舖,然後警員鎖上後門。社工返回前門,向現場記者查詢,卻一直未見有任何人離開店舖或被拘捕。社工曾向警方查詢,唯一直沒有交代情況,故未知拘捕原因及該市民的去向。究竟有多少人在不被看見的情況下被捕,然而他們會受到怎樣的對待?

 

突襲時代

晚上,警方突襲時代廣場,不少人被圍捕,包括剛外出吃過晚飯的市民。其中有市民被防暴警察迫出小巷時舉起雙手,但防暴警察仍然要將他按在地上。當社工警告不要再傷害已被拘捕的市民時,防暴才沒有像過往般將被拘捕人士的頭全壓在地上。市民手上並沒有任何武器,甚至已示意投降,警方是否不願遵從使用最低武力拘捕市民的指引?為何要以此等武力對沒有反抗的市民作粗暴的拘捕?

 

結語

「仍然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國安法未經立法會諮詢,強行實施,無疑令社會瀰漫着沉重的低氣壓。縱然不知道這個城市、這個時代還需要流下多少眼淚,但當你看到你身邊的人那堅定的眼神,請相信這裡還有希望!留一口氣,點一盞燈 ⋯⋯


香港人,請珍重!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