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社總踏入元朗回擊恐懼與不安】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副會長 張志偉

去年721,早上社總與其他社工團體由灣仔遊行去政府總部,拒絕維隱,要求政府正視五大訴求;入夜,社總陣地社工在上環,站在防暴警的前方,希望減少群眾受傷的機會;深夜,傳來元朗白衣人橫行的消息,社總先定心神,再急謀對策。


不容恐懼與惡勢力撇上良知

在凌晨兩點,雖只得到社工復興運動、臻辦和超雄辦的回覆,社總決定翌日集合同工,在朗屏站出發,再步往元朗警署去。不反對通知書?不了;致電警方?也不了,因反正我們知道警方那時可能已失踪了,省下時間好了。

722早上,社總接到多方好友的來電:多間報館的記者朋友,用個人身份告訴我們,元朗將有人對我們不客氣,勿冒險;有立法會議員也嘗試勸退我們,說我們此舉非常危險;中午,更有消息指大棠路與十八鄉交界有白衣刀手守候。

社總不退,行動繼續。唯一的原因是,我們明白當刻最要命的威脅,不是刀與槍,而是惡勢力與警方造成的恐懼情緒。越是恐懼,越多謠言;越多謠言,也就越令人更感恐懼。若因為謠言而不作為,那恐懼不單彌漫著元朗,還會罩住整個香港!


走入死寂的元朗

刀手守候,究竟是謠言還是真話?我們當然不知道。所以,我們早一小時,就到朗屏至元朗警署探測路線。當時是中午,店舖八成閉門,餘下兩成也陸續關門,因為店員知道即將有人遊行路經。死寂的街道,告訴我們那刻的元朗是不尋常的。

兩點了,朗屏站集合的人群漸多,我們已有最後的心理準備:萬一沿途有事端發生,先保護女性同工和市民,必要時亦需拼死一搏,不會任人宰割,雖然我們手上連一支行山杖也沒有!

早一晚失聯失蹤的警察也來了。一位身穿看似夏威夷恤衫的便衣警察,問我們需否協助引路,我們心想:誰稀罕你的協助?誰看不出你們的惺惺作態?你穿得似鄉紳多於警察,更令我們沒有好感。不過,有市民表示,我們當然要警察引路,這是警方對市民應有責任!


與元朗人同行

當日除同工外,還有張超雄、朱凱迪議員,元朗區議員麥業成,更有不少元朗市民加入。原來我們製造了一個平台給元朗街坊,去釋放721帶來的不安、恐懼、忿怒和傷心。特別是一位男年青人,他在警署門外拿著咪,一邊訴說721當日警署落閳,無法入內報案,身體一邊無法控制地不斷顫抖。一年後,我們在想,那位年青人現在還好嗎?他對香港是否仍心存希望?過去一年,每逢廿一號的晚上,他能安然入睡嗎?


回想去年721翌日的行動,我們無所畏懼,毫不畏縮,因為——做錯事的人不是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