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眾新聞】8.31灣仔暴動案 辯方盤問:拘捕後沒有跟進?受傷都無? 小隊指揮官:無

開審第二日,控方傳召高級督察翁淦崙作供,去年8月31日,他時任水警分區第二梯隊第四小隊指揮官。當晚約7時,他身處力寶中心向同事簡報(Briefing),同時獲悉軒尼詩道有大型障礙物,並已縱火,需要掃蕩。

 

他供稱,當晚7時32分他在力寶中心,43分他的小隊設下防線,46分在金鐘道由西向東推進,至48分他目睹大量示威人士在障礙物後,目測有500人以上,對方有頭盔、豬嘴、保護裝備,「向我哋對峙」、「鐳射筆照到我哋」,是不友善的對峙,也有人叫囂。他抵達軍器廠街後,發出警告,內容大概是「非法集結,離開,否則會拘捕」,人群因而向東移去。

 

他稱障礙物太大,有足球看台、圍欄、垃圾桶,亦用索帶綁住,要用鎅刀移開,有煙、已燒焦和撲熄。移開障礙物,至少能讓一車行過後,他們再推進,及後有水炮車駛過,向東推進。

晚上7時53分,他稱分域街有示威者持續與警對峙,目測有500人以上,有人用鐳射筆、也有人叫囂,
 

大部分人穿深色衫。其後收到機動部隊校長指示,向前衝拘捕示威者,他們在修頓球場拘捕了兩女三男,但不是由他負責。


辯方資深大律師潘熙盤問:

辯:事發在去年8月31日,證人在2020年7月21日作供,為何11個月以來都沒有作供?

警:沒有原因,後來獲通知要寫口供

辯:為何不即時做?

警:因筆記簿已紀錄

辯:片中有人嘗試救火?

警:唔知咩液體

辯:片中路面擺放滅火筒,當日行動時有沒有見到?

警:沒留意

辯:可不可以說當日有人放火、圍觀、救火?

警:見不到市民救火

另一辯方大律師曾藹琪盤問:

證人翁淦崙在當日19時25分,第一次收到大隊指揮官Justin Shave的指示,指軒尼詩道有大量示威人士,要掃蕩及驅散。

辯:此前,是否知道有人聚集?

警:已知

辯:如何知?

警:從網上知

辯:是否也知道有人縱火?

警:知道

辯:有沒有討論過立即上前?

警:要等大隊長指示

辯:沒有討論過?

警:無

辯:為何不認為要上前?

警:要等大隊長指示,因有其他隊員及行動

辯:為何無問上司?

警:有可能要調去其他地方掃蕩,沒有問上級

辯:收到指示要掃蕩後,你防線後有沒有其他同事?

警:不知道

辯:你是指揮官你不知?防線後有沒有同事?

警:我只是小隊,控制中心先會知

辯:但你有通訊器

警:是

辯:消防何時到場?

警:不知道

辯:當時與哪一隊合作行動?

警:當時知道,現在不記得

辯:清除路障後,警上前拘捕五人?

警:有上前了解

辯:隊員有沒有匯報?

警:沒有,我只確定拘捕,無問詳情

辯:即是沒有跟進?

警:沒有

辯:受傷都沒有(跟進)?

警:沒有

【DCCC12/2020】

https://www.facebook.com/366243453719070/posts/1257401614603245?d=n&sfns=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