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蘋果日報】陳虹秀等八人暴動案 警員供詞現三版本 承認「有機會記錯」

代表首被告余德穎(23 歲)的大律師黃瑞紅繼續盤問警員陳澤鈞,黃指警員在筆錄口供上稱「軒尼詩道89號外行人路上有約20人,其中7至8名身穿記者服裝的人,其餘人頭戴安全帽」;又寫道「身處記者人群中的一名頭戴安全帽的人」。陳承認該名頭戴安全帽的人正是首被告,他當日衝入人群中截停他。
 

庭上首度提及有人叫「黑警死全家」

陳早前作供時供稱, 20名人群中有人叫「死黑警、黑警死全家」的口號,他強調該人群中「唔係20個都係記者」。被問到20人中記者是否都有份叫口號,陳稱不能確認。

辯方向陳指出,他的筆錄口供只提到「四周有人大叫」、口號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而非庭上所講的「黑警」口號。陳同意,並三份口供均沒有提及「死黑警、黑警死全家」口號。

大狀指出陳庭上作供與筆錄口供多處不一致的地方,包括作供時稱被告因穿白色襪而突出、庭上指自己追截前有表露身份、庭上稱被告沒有反應但口供寫他稱「唔答任何問題」、供稱過了路障後沒有下雨但片段顯示雨勢時大時細、供稱幫被告脫手套的位置等等,這些在他的警員記事冊及三份口供均沒有提及。
 

證人稱記者妨礙施警誡 影片見警說「慢慢影」

辯方稱,警員記事冊記錄陳「跑向AP(被捕人士)用圓盾將其截停」,但口供反而省略寫成「跑向AP將其截停」,庭上再供出將他推向玻璃牆後雙雙倒下的口供,陳同意自己的供詞有三個版本。

此外,陳在庭上供稱上手扣拘捕被告時,一班記者「一擁而上」包圍,使他未能施行警誡。辯方重播現場片段,當時一名警長向當時在場的記者說「慢慢影,唔會阻你」。辯方指完全沒有陳所描述的一擁而上、未能警誡情況,陳不同意:「我嘅角度,係覺得混亂嘅。」

大律師黃瑞紅向陳說:「人嘅記憶真係會錯,我唔係想令你難堪,我係想對你公道。你真係無寫過落記事簿,三份口供都無提,而事隔一年先係庭上第一次提出。我向你指出,係你記錯。」陳隨後承認自己「有機會記錯」。
 

首被告護女友 叫警「唔好打」

陳在盤問下稱事發後仍有參與過維持社會事件秩序的行動十次以上,今年3月起已退出參與公眾秩序行動,亦承認當時他的頭盔貼上反光貼擋雷射光,同意「睇嘢會暗咗」。他同意拘捕首被告時,首被告正用手保護第七被告莫嘉晴的頭部,叫警員「唔好打」,其後他與另一警員一同按住並控制首被告。陳稱不知道首被告與第七被告屬男女朋友關係。辯方向陳指出,首被告沒有參與暴動,陳則稱:「暴動唔係我界定,我冇意見。」

在代表第七被告的大律師李國威盤問下,陳稱見到該20人時沒有拘捕的特定目標,強調自己非「揀跑得慢的人來捉」,解釋自己是「基於觀察,有無違法行為」而拘捕。

陳指因首被告用雨傘打地,故截停他調查;被問到首被告「犯咗咩法需要截查佢」,陳指首被告有機會干犯非法集結,「對警方表示威嚇,憎恨我哋警察,而佢係當中嘅示威者」。李大狀稱,陳的記事冊從沒記錄過首被告以雨傘打地,而其書面口供指首被告「擊打地下」,庭上則供稱首被告用雨傘「指向警察、再打地下」,大狀直指陳不斷改口供,是因他並非講真話,而是「作故仔」,陳否認。
 

官不用「示威人士」稱呼 「用人得唔得呢?」

被問到為何沒有檢取到該雨傘,陳稱當時第七被告著首被告不要回答任何問題,「律師先生,咁我反問返你啦,咁我點樣調查呢?」稱自己曾向首被告查問雨傘是否屬於他,但首被告沒有反應;惟片段中沒有錄下陳指第七被告稱不要回應等的說話,只是錄下現場人士問兩人姓名及電話的對話。

另外,協助控制第二被告的水警警員李家豪供稱,當日執勤時跑到中國海外中心外時,一名速龍壓低一名嫌疑犯,故他隨即上前協助押解,當時疑犯已趴在地上,附近有跌出的頭盔及豬嘴。主控一度稱警員壓低一名「示威人士」,法官沈小民稱「用『示威人士』係咪有反對呀?用『人』得唔得呢?」

審訊明日繼續。
 

8名被告⾃僱人士余德穎(23 歲)、學⽣賴姵岐(22歲)、電腦程式員鍾嘉能(27歲)、廚師龔梓舜(23 歲)、陳虹秀(43歲)、無業漢簡家康(20歲)、莫嘉晴(24歲)以及無業漢梁雁彬(25歲)被控於在灣仔軒尼詩道及盧押道一帶參與暴動。龔梓舜另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於軒尼詩道管有汽油彈及伸縮棍。

【案件編號:DCCC12/20】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914/7GZ2TC7EPBCBLD2NBRJMALVY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