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行動
社總外務副會長張志偉於9月23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之發言

照顧者支援及殘疾人士住宿照顧服務的意見
 

日前有母親勒斃剛畢業離宿回家的智障兒,慘劇讓人痛心和難過,目前就殘疾人士住宿照顧服務在缺乏規劃下嚴重落後於實際社會的需要,十多二十年以來沒有改善,是次慘劇只是再一次將問題突顯,倘若社署和教育局不正視悲劇背後的問題,及早改善制度千瘡百孔和資源不足的問題,日後悲劇仍然會不斷發生。
 

1. 盡快制定危機評估機制
隨著入住學校附屬院舍的殘疾人學童日漸長大成人,在嚴重缺乏成人殘疾人士院舍宿位的情況下,他們必需重回社區與家人同住,但對於當事人、家長和照顧者來說,要重新照顧早已習慣院舍生活的成年殘疾子女,實是困難重重,因為除了要互相適應生活作息等巨大轉變外,更要面對成年子女對新生活不適應引致的行為和情緒問題,對照顧者帶來很大的心理和生理壓力,不是每個家庭都能應付得來。因此,社署及教育局必須盡快制定危機評估機制,及早識別有高危家庭,提供針對性的支援措施。


2. 增加專職人手推行危機評估機制
要令危機評估機制發揮有效的作用,必須有專職的人手負責。可惜,近年入住學校附屬院舍的殘疾學生的需要及問題日益複雜,家舍導師已疲於奔命,實在不易找到額外時間為所有學生進行危機評估,協助宿生和家長制定回家適應計劃,以及尋找合適的社區照顧服務分擔家長在家照顧壓力。因此,教育局應該盡快增加專職人手推行危機評估機制。


3. 增加日間中心服務名額及成人殘疾人士的宿位
教育局和社署一直漠視殘疾人士離校安排的無縫銜接需要,大部份成年殘疾畢業生於離校後,均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有日間訓練或職業康復服務、社區支援服務和住宿服務,雖然有需要的高危個案可以向社署申請高危個案優先輪候宿舍,但往往因沒有劃一優先輪候的準則,導致學校社工未必能成功協助高危個案離校後盡快入住院舍。加上現時香港的殘疾人士院舍嚴重不足,不少殘疾學生離校後,平均也需要等待數年至十多年才有機會入住相關殘疾程度的院舍。因此,社署應該盡快增加日間中心服務名額及成人殘疾人士的宿位。


4. 設立分區暫宿中心,舒緩短期照顧壓力
由於現時殘疾人士院舍嚴重不足,不少照顧者當面對沉重的照顧壓力時,唯有尋找社福機構提供的殘疾人士住宿暫顧名額(暫宿位),以短期舒緩他們的照顧壓力。可是,香港現時只有約328個暫宿位,實在無法應付眾多高危個案的需要。不少家長不願殘疾子女入住私人院舍,除了擔心私人院舍的服務質素外,也擔心未必能支付較好質素的私人院舍宿費。即使家長願意面對自己無法全天候照顧殘疾子女的事實,欲安排子女入住院舍,可是不少院舍也會拒收行為或情緒問題較嚴重的殘疾人士,特別是行動力較強又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或自閉症譜系障礙的人士。當公/私營暫住宿位也無法支援危機個案,社署現時也沒有機制提供支援,不少殘疾人士因出現嚴重的行為或情緒問題而被逼送入精神病院,但家長仍然需要面對殘疾子女出院後的照顧壓力。因此,社署應快設立分區暫宿中心,讓照顧者獲得喘息空間,舒緩壓力。

社總強烈要求教育局和社會福利署必須盡快商討如何盡快增加資源,推行上述的措施題,我們不需要再以悲劇和人命來換取改變,政府要盡快為殘疾人士,尤其是智障成人及其家屬提供適切的服務。
最後,社署亦應盡快協助NGO在第4波疫情爆發前,制定可持續的運作指引及提供額外資源購置高規格的防疫裝備,讓ngo 在疫情下仍可繼續提供支援服務,而非一刀切停止服務。

https://www.facebook.com/sw.cheungchiwai/videos/638067457131801/UzpfSTE2NTkzNzkyMzQ2MTk2ODozMjgzMjY0NDE4Mzk1OTU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