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社福界罷工委員會」成立暨「止政亂、制警暴、齊罷工、顯公義」記者會新聞稿
前言 自《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社會矛盾及紛爭至今已五個多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政府高官皆多次於公開場合提及香港當前需要止暴制亂、回復秩序,堅持透過警方武力升級驅趕群眾,對公眾市民之訴求充耳不聞,視若無暏,導致現今香港警民衝突不斷加劇,社區陷入四分五裂,越止越亂。自香港政府提出修例至今,社福界同工一直堅守到社區支援受影響市民及被捕人士,眼見社會因修例風波導致的傷亡、濫捕人數及受影響市民數字急速上升,同工們絕不能容讓政府繼續坐視不理,並積極為社區尋找另一條出路。因此,社福界願意充當罷工牽頭角色,並希望可以聯合其他公共服務,共同參與罷工行動,達致促使全民三罷,向政府發出最大的警告,要求政府正視民意,回應市民訴求。
【開槍射人 理智全失】 社總強烈譴責警方槍擊手無寸鐵市民 緊急呼籲同工罷工 落區支援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對今早在西灣河發生的槍擊市民事件,表示憤慨,並強烈譴責警方槍擊手無寸鐵市民。
【讉責暴力襲擊 拒絕黑色恐怖 堅守抗爭陣線 絕不退縮屈服 願岑子杰早日康復】
民陣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今晚於旺角被多人襲擊重傷,社總感到強烈憤慨,並衷心祝福岑子杰早日康復。對於一直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戰友再度受到暴力襲擊,我們表示難以理解。
【警方不會是MIP的「合適成人」】
警方日前於記者會中回應有關扣查MIP(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s)的指控,並指社工在作為「合適成人」陪同MIP的排序應是最後,竟然比警察更後。而判斷誰是「合適成人」的工作是警察的話,更令人擔心相關的評估和判斷是否專業、準確。若只糾纏在指引內容的文字,警方自覺已做到指引的要求,但卻不充分和真誠地關注被捕MIP的權利和尊嚴,聯絡「合適成人」只會成為一個黑洞!
【立場新聞】社總:警方通宵扣查智障人士 多次拒社工要求會面 曾指無受傷拒送院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今早於網上表示,警方凌晨拘捕一名中度智障人士,並多次拒絕社工與對方會面,又一度指被捕者沒有受傷,及後才承認對方受傷,但仍拒絕將傷者即時送院治理。社工質疑警察無法判斷中度智障人士受傷,「是一時走漏眼,還是謊話連篇?」立場新聞就此詢問警察公共關係科,尚待回覆。
【警察無法判斷MIP受傷,是一時走漏眼,還是大話連編,辦事不力?】
#是警方慌話還是辦事不力? 兩名On-Call-48 社工於2:45am到達警署後,從律師樓職員口中得知被捕人士後腦、肩膀和門牙均受傷。當兩名案件調查警員與兩名社工見面時,表示家人的情況不適合與被捕人士見面,所以已找被捕人士工作的上司與被捕人士見面。當社工追問被捕人士受傷,是否應該被安排往醫院接受治療時,該兩名警員清晰表示被捕人士沒有受傷。當社工即場致電律師查詢受傷位置,以便與警方再次確實時,警員再次聲稱被捕人士已與上司見面,其上司也表示沒有問題,被捕人士自己也表示不需要前往醫院。
【闗注被捕者權益 讉責警方羅織襲警罪名 】
#聲援社總總幹事許麗明記者會 日期:10月3日 時間: 下午2:30聲援行動 記者會於許麗明獲保釋後開始 地點:西九裁判法院 林鄭特首自編自導的對話會落幕不到三天,曾吹起一陣的和解之風便在警方一片濫捕濫暴中煙消雲散。九月二十九日的示威活動中,警方速龍小隊在金鐘突襲,一口氣拘捕過百位示威人士,全部控告暴動罪,而唯一例外者便是正在現場執行人道工作的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總幹事許麗明。然而經過七十小時的拘留後,警方漠視社工進行人道工作,阻止失控警察開槍射殺市民及捍衛被捕者的人權,繼續無中生有羅織一條「襲警」罪名,如此荒謬之說令社總上下憤怒非常,又感到啼笑皆非。
社總聲明:豈可送青年人在槍口之下!
中五生近距離中槍!警員生命受威脅,下省數十字,結論開槍合情合理,是別他法,警方別無選擇下執法。事實上,警方真的是別無選擇嗎?社總相信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謊言即使重複一百遍,都不會成為真相。 [只有警員的生命才是生命?] 「自己和同袍生命受威脅」這句話,太主觀了,主觀得毫無客觀理據。我們不能把開槍事件與整場運動分割,當平時一個忿怒的眼神,一句口號或辱罵,也可以造成警方所指的威脅時,便不難發現事情既不合情更不合理。警方不斷重複警員被暴徒利用硬物,甚至汽油彈等「致命武器」攻擊,但警方使用的是更高級別的警棍和各種彈藥鎮壓集會示威,就稱為「最低武力」;另一方面,警員可以選擇向天開槍示警,或用學堂訓練得來赤手空拳的制服手法處理,又或用胡椒噴霧等等,以面對混亂情況,即使面對當年用AK47的賊王,也可選擇射擊腳部。在警方的多重標準下,我們不禁懷疑,是警員的生命特別脆弱,還是只有警員生命才值得尊重。
<1..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