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立場新聞】理大前人努力興建,後人盡情破壞?!

資料圖片:理工大學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近日「肥上殺下」,當理大校長的薪酬比哈佛劍橋校長或美國總統更高時,卻裁走9名薪酬不高卻任重道遠的半職導師 (實習督導) ,赤裸裸的原因,是欲以Sessional Fieldwork Supervision全面取代雙方的僱傭關係,以作節流。這種炒散形式的聘用方法,是社工教育的最佳模式嗎?

 

社工實習工作,重中之重

 

社工課程中,學分比重最多、份量要求最嚴謹的,就是實習課程。學生將來要成為註冊社工,必需有不少於800個小時的實習時數。督導形式亦很嚴格,如實習期為每星期四至六節,督導時數不能少於每星期1.5小時。此外,實習導師需具備五年或以上的本地前線社工經驗。以上種種,已說明實習工作是社工課程之本,是課程的心臟。

 

實習導師是社工學生重要的人物,猶如師傅,也是他們的人生導師。這批「亞sa」(Field Supervisor)給學生海量功課,不斷刺激學生的腦袋,使他們反思如何把理論融合至實踐之上。這班實習導師走的是教育和實踐路線,而非學術研究派,但以實踐為本的社工教育正正需要他們。

 

前人努力興建

 

本港其他院校開辦的社工課程,雖然仍有少量院校以穩定的合約聘用實習導師;但更多院校卻以「件頭」形式聘用實習導師。而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的前任系主任麥萍施教授,多年前率先以半職導師職系,固定聘用實習導師。導師要接受教學及哲學訓練,要求導師必須清楚了解和配合理大的教育理念。

 

相反,件頭聘用形式(Sessional)有何壞呢?第一,件頭形式促使了一位導師需要受聘多校才夠工作量和經濟收入。當一位實習導師可能既是同時是A大學和B大學,甚至是C及D大學的實習導師,他難以深入認識和認同任何一所大學的社工教育理念,亦難以指導學生實踐該所大學的社工理論課內容;第二,固定受聘的實習導師能專心於同一所院校工作,學生可以在院校與導師約見面談,對建立穩定而良好的師生關係非常重要,更能確保實習教育的水平。最重要是實習導師可與大學負責課程管理及設計的同事,共同商討修訂社工課程的教授內容和方式,讓實習與教學環節緊密扣連,這樣社工學生始能與時並進,真正明白如何做一位「好社工」。

 

後人盡情破壞

 

可惜,時間似乎正在沖洗了這一切理想圖像!在2005年,系方以財赤為由把這班實習導師作出首次解僱,並再即時重新聘用,可是薪金大幅度減去超過百分之五十至六十,強積金被對沖。堂堂一所公立大學猶如無良屋邨酒樓,換個僱傭合約去掩蓋剝削的醜陋。這是第一個破壞!

 

事隔十三年,竟又出現第二第三個破壞!因著系方預計未來三年會出現2400萬赤字,於是再次向堅守崗位的9位半職實習導師開刀。可是,以平價件頭形再次聘用後,實際上只節省100萬多。這種充滿血腥味祭旗式的裁員行動,原來只能填補4%的總赤字,何其荒謬?當中不知系方是否為了要逃避政府將要取消強積金對沖而趕急將一班於理大最少工作了十八年的老師趕走。最荒謬之處是系方明明早於2015年表示自己財政穩健,沒有財政壓力,三年後突然說有重大財赤,如非「計錯數」便是重大的行政失誤。此乃第二個破壞,不單再度裁員,而且更用荒謬的理由去裁員。

 

第三個擅意的破壞,是此消彼長地,這邊裁走實習導師,那邊就相反地增聘教授級人員,聽聞還是高薪挖角!最無奈是這些教授級人員並非前線教學人才,窮追學術研究,輕視前線教學,實在明顯。實習工作是重中之重,但實習導師就是棄之而不可惜,徹底背叛了前人建立可鞏固實習導師團隊穩定性的制度。

 

總結

 

從近日連串新聞可見,理大社工實習導師被裁,只是反映大學教育不斷沉淪的冰山一角。如今院校爭相競逐世界排名,以換取更多來自政府及商界對大學資源的投入,已是學術界人所共知的事。我們相信,財政赤字僅是幌子,從種種跡象可見,為獲取更高評分,包括理大在內的各間大學,近年不斷擴充研究院課程,增加研究生佔全體學生的比例,增聘教授級人員爭取研究成果,卻不顧學生福祉和教學質素,不惜犧牲前線教學人手,並陸續停辦以實務訓練為主的副學位及本科課程,所謂公立大學實與學店無異!香港納稅人的金錢,本來就是一項長期投資,用於培育人才,期望他們能回饋社會,這樣我們的付出便會有回報。現在理大的無良行徑,證明他們已正式加入成為學店俱樂部的一員,把大學化身為「高級知識分子」的私人會所,一所不倫不類的無恥企業。如此大學教育,實在情何以堪!

 

來源: https://goo.gl/SLg9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