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施政報告諮詢會有關社福界之社總建議書(二)》

1.3.1 一年內需要實施的政策

→增加「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 (ICCMW)」的人手比例及選址營運←

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本應可提供服務與有精神或情緒問題之患者及其家屬,更可提供外展服務不願意前來中心的人士。可是,至今仍有不少中心連會址也沒有,當中一位社工更需要負責接近200名個案,究竟又可如何提供緊密的社區支援呢?
 

※建議﹕政府需要盡快協助營辦機構尋覓交通方便的會址,並重新檢視當中的人手比例,以為患者及其家人得到不同的支援。
 

1.3.2 三年內需要實施的政策

→檢討「社區照顧服務(長者、智障人士及殘疾人士)」的人手比例及服務內容←

現時不少長者、智障人士及殘疾人士並非需要入住院舍以獲得較全面的照顧,反而他們於社區只需要適切的社區照顧服務,以讓他們可選擇在熟悉的社區繼續生活,而不需要輪候院舍服務。可是,現時的社區照顧服務內容及支援不足應付現時社區的需要,人手比例及編制亦令服務供不應求,服務使用者亦需要經醫生評估或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才可有資格申請政府資助的社區照顧服務,如非領取綜援人士便需要自費使用家居照顧服務,令不少有需要人士面對不少的經濟壓力。
 

※建議﹕社區照顧服務可增加一些獨立生活的技能訓練或支援,以讓他們日後需要獨立生活時知道如何處理不同事件,或是於有需要時可知道尋求何人協助。有關社區照顧服務的內容可於業界展開全面諮詢,包括檢討現時的評核標準是否可由社工從生活於社區的現實景況作評估。
 

1.3.3 五年內需要實施的政策

→津助院舍服務長遠規劃(兒童、長者、智障人士及殘疾人士)←

a) 興建院舍的土地規劃
現時不論是兒童、長者、智障人士及殘疾人士,輪候院舍均需要頗長的時間,導致他們被迫在社區繼續面對生活的困難而得不到妥善的照顧。
 

※建議﹕政府需要在金錢和土地的資源分配作好短期和長遠的城市發展規劃,以預留土地興建不同類型的院舍,令居民選擇接受「上樓」時便要一併接受附近有院舍存在,以便院舍與居民能達至互相共融,避免面對區內人士或區議員反對,最終導致沒有新受資助的院舍。
 

b) 檢討院舍服務市場化的制度
院舍券的出現,表面減少輪候津助院舍的人龍,因輪候人士需要放棄輪候津助院舍。可是,背後卻是進一步將院舍服務推向市場化,甚至令不少非牟利機構也加入自負盈虧的院舍服務,藉此逃離社署監管及以盈利為營運目的,令本應「以人為本」之津助服務逐步變為「以市場為本」或「以營利為本」。
 

※建議﹕盡快聯同不同持份者檢討社署如何監管可使用院舍券的院舍之服務質素及避免有關非牟利機構並非以盈利為主要目的。
 

c) 檢視兒童之家及兒童院舍之人手比例及編制問題

現時礙於兒童住宿服務的宿位有限,有需要的兒童或青少年不論是輪候寄養家庭、兒童之家、兒童院舍、青年院舍或附屬群育學校的院舍,也需要輪候頗長的時間,導致出現轉介錯配至兒童之家或兒童院舍的情況出現,情況或背景較複雜的兒童及青少年被轉介至寄養家庭或兒童之家。寄養家長或正代家長本身不需要接受社工的專業訓練,只需要中學畢業便可受聘,又如何協助有特別需要的孩子。即使有社工會協助跟進,但人手比例的限制下,一位社工最多要協助三家兒童之家,實在不易跟進不同背景的孩子。即使政府大力招募寄養家長,但寄養家長是義務性質,他們最終有權放棄照顧有特別需要的孩子,孩子再次被轉介至其他住宿服務。反觀,兒童院舍、青年院舍或附屬群育學校的院舍,在服務設計上雖可讓社工駐守一間院舍內,但主力照顧孩子的前線同工,因輪班工作的需要而導致一位家舍導師需要照顧接近20位孩子,間中才可安排多一位家舍導師協助。兒童院舍的前線同工更不需要社工專業訓練,亦是中學畢業便可受聘,當中需要面對的挑戰更不容忽視。當中不少孩子因已成年而需要離開住宿服務,其家庭問題仍未完全得到解決,出現有家歸不得的情況,實在需要專業社工繼續跟進。
 

※建議﹕為了有效協助有需要的兒童及青少年透過兒童及住宿服務得到合適的協助,除了前線同工的人手比例及人手編制需要全面檢討外,孩子入宿或入住寄養家庭時,亦需要專業社工盡快掌握新生的狀況,以安排不同的服務跟進。當中新增的「機構為本加強院舍專業人員支援服務 (ABPSS)」社工(特殊需要)的職位需要恆常化,有關的人手比例亦需要檢討,更需要新增專業社工的職位以協助孩子離開住宿服務後的適應。
 

其他社福政策的檢討
 

a) 檢討現時綜援機制

→長者綜援延至65歲才可申領之問題←

有關安排導致60至64歲領取綜援的長者需要參與「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同時亦喪失長者本來有的不同長者或護理津貼。當中不少長者未必符合現時的醫療評估(Medical Assessment)所評定為「不適合工作」的長期病患者、殘障人 士、精神病康復者,結果他們被迫重返就業市場。可是,本身的身體狀況已不算太理想的情況下,包括政府及其他公私營機構,一般亦不會聘用60歲以上的長者,特別是低學歷和低技術的長者,僱主於購買勞工保險時已有不同程度的困難,亦需要考慮出現工傷引致日後增加保費的風險,實在令這班長者雪上加霜,既面對津貼減少,更被迫再次面對就業市場的遺棄困境。
 

※建議﹕取消將領取長者綜援的歲數增至65歲,同時新增可由專業社工從「社會功能」的角度再作評估個案是否適合就業, 可參考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 (簡稱ICF), 以釐定輔助就業所需的資源。
 

→檢討現時長者及殘疾人士必須與同住家人共同申請綜援之問題←

現時申請綜援仍需以「家庭」為單位,即所有同住家人的入息和資產也必須計算。可是,不少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或長者,因家人不太願意配合申請,但又未能在經濟上完全支援他們的需要,當中亦因此產生不少家庭衝突,導致他們只能選擇搬出獨居或放棄申請綜援。
 

※建議﹕檢討現時以「家庭」為申請綜援的準則,是否可考慮豁免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或長者,有關細節理應與不同持份者共商對策。
 

b) 檢討私人院舍之人手編制及比例

立法會在2011年6月通過《殘疾人士院舍條例》,透過發牌制度規管殘疾人士院舍;但是,條例對人手及院舍空間的規定,比2002年的《殘疾人士院舍實務守則》更為寬鬆,甚至是倒退。除了降低最低人均樓面面積令舍友的生活環境更惡劣外,更取消殘疾人士院舍類別中的「深入照顧程度」,並劃一不同嚴重程度院舍的人手比例,再將不同時段之護理員的人手比例大幅減少。於2008年起,除了「高度照顧安老院」外,社署已取消私人院舍必須同時有護士和保健員的人手編制,改為兩者取其一便可,導致大部份私人院舍不再考慮較具專業質素及受註冊條例監管的護士,因為護士之薪酬較高,並不符合私人院舍之盈利原則;同年,社署甚至不再規定每間私人院舍至少要有一名註冊社工須列入人手編制內。沒有社工的院舍,沒法協助監察院舍是否對待舍友不善,私人院舍更欠缺類似「SQS服務質素標準(標準)及準則」。
 

※建議﹕盡快聯同不同持份者檢討社署如何監管私人院舍的服務質素及檢討人手編制等問題。
 

c) 檢討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

長者如於評估機制被評為沒有缺損,便不可輪候任何院舍服務及社區照顧服務,直至長者的身體狀況轉差至符合資格才可重新輪候有關服務。當中長者在輪候期間的身體狀況再轉差,又需要轉至輪候護老院。對長者而言,沒有為長者好好規劃晚年之服務需要,往往令長者因得不到適切服務而令身體狀況進一步轉差,特別是智障或殘疾人士更需要及早規劃其晚年所需要之服務。
 

※建議:配合長者服務的整體規劃,檢討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之輪候機制是否未能配合長者的衰退速度和長者在日常所需要之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