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 【小學一校一社工政策:落實及延長新政策過渡期.執行Grandfather方案】 記者會新聞稿

前言:
於2018年3月公佈的施政報告「下令」在小學推行一校一社工政策,並於4月27日向公營小學發出通告要求各小學於5月31日回覆,以決定於9月的新學年是否保持不變,繼續沿用學生輔導人員的模式,還是會推行新的模式(詳見附件)。雖然,教育局強調會有三年過渡期,目的是減低對學生突然失去已建立關係的非學位社工。然而,此政策推行操之過急,已對不少現職的學校社工及正接受輔導的學生造成不少傷害。教育局一再表示:「重申『一校一社工』新措施的目的是確保每所公營學校有最少一名具專業資歷的駐校註冊學位社工,以回應學校所需……..給予學校更多的資源,以提升學生輔導服務及增加穩定性」。事實上,社總一直支援受影響的社工,當中包括已在小學擔任多年社工的「非學位社工」,他們正正是因新政策已離職。社總建議教育局應盡快執行Grandfather方案(即在推行新制度時以「不溯及既往原則下獲得豁免而維持原貌繼續運作」的政策),並發出指引落實及延長過渡期。
 

#匆忙推行新政策,235所小學不轉用新模式:
據教育局截至7月23日的資料顯示,222所(少於全港五成)公營小學將於2018/19學年轉用新資助模式,當中佔全港約一成的公營小學會開設常額「助理社會工作主任」職位,四成的學校會領取「學校社會工作服務津貼」。其餘235所 (約五成) 小學則沒有轉用新資助模式。數字反映教育局推行操之過急,並未得到小學的支持。
 

#匆忙推行新政策,未有充分考慮衍生的問題:
由於新政策下,學校必須有至少一位學位社工,因此非學位社工及非社工的在職學生輔導人員必然會受到影響,其服務的學生及家長也會失去了一直照顧他們的社工。然而教育局一直被問及:「當中牽涉多少位學生輔導人員?」、「他們所任職的年期分佈為何?」、「其中對學校輔導服務帶來的影響會有多大?」,教育局均無法回應。因此,最近教育局不得不以電話調查學校於2017/18學年聘用學生輔導人員的資料,截至7月23日結果顯示「九成以上的公營小學聘用學生輔導人員,半數學校只聘用一名學生輔導人員,另半數學校則有二至四名學生輔導人員。當中有368名學位社工(約六成)及176名非學位社工(約三成)」。可惜,這些資料只太過粗疏,並未能回應上述的提問。雖然教育局於9月13日再次向學校進行問卷調查以收集詳細資料,惟目前已有因新政策而離職的小學社工。
 

#匆忙推行新政策,學生、家長、學校與社工均未能有充分的準備:
教育局開宗明義指「現時領取『學生輔導服務津貼』的公營小學須全面轉用『新資助模式』。原則上,這些學校應盡快作出轉變」。雖然,政策指會提供三年過渡期,讓學校在2 0 2 1 / 2 2 學年前轉用「新資助模式」,當中主要是因為有與學生輔導人員或機構訂定了超過一年的合約的「行政考慮」,而非以人為本,惠及學生的原則。此外,由於新政策推行前未有時間讓學校及在職的非學位社工有充分準備,「過渡期」只有3年更未足以讓非學位社工有足夠時間提升資歷,導致過渡期形同虛設。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的建議:

自2008年,社總成立小學輔助服務關注組(下稱「關注組」)伊始,明確的目標:
1)全面檢討小學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
2)爭取常規化 ,一校一社工及一學生輔導老師;
3)加強小學社工專業督導;及
4)取消時限性服務投標制度。
 

是次記者會除了重申上述要求,也要還一個公道給,一班在小學內服務多年的非學位社工,特別是政府為了省錢於2002/03年度以「學生輔導人員」取締「學生輔導主任」,多年以來,一班非學位社工,在小學內不計較薪酬偏低而默默耕耘,因此,社總促請教育局:

(1)執行Grandfather方案:
【第一類】:不溯及既往原則下獲得豁免現職持相關學位的非學位社工
不少以非學位社工任職的學生輔導人員為了能更好地照顧學生及家長而進修了相關的知識學位課程,雖然他們仍是非學位註冊社工,他們的進修往往是參考《小學「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指引》(下稱「指引」)第17頁:「擁有輔導資歷及經驗的檢定教員(學位)或擁有以下學位:如心理學、教育心理學、臨床心理學、應用成長心理學等學位或以上資歷。」

同時,應接納同工除進修社工學位及其他學校輔導工作相關學士學位課程(參考上述的「指引」),並於特定年期(有待討論)內完成後,在小學合資格地擔任駐校社工職位。
 

【第二類】:不溯及既往原則下獲得豁免已任職6年或以上的非學位社工
目前在職的非學位社工,部份已在職高達16年,他們的工作經驗是足夠照顧學生及其家庭的不同需要;社總建議,在新政策推出前已任職學生輔導人員只少3年再加學校用盡3年過渡期保留的非學位社工,即共6年或以上應可以grandfather方案豁免學校必須有一個學位社工駐校。

社總要求教育局應盡快顯出領導的勇氣,召集教育界及社福界就Grandfather方案展開討論,找出令學校、學生、家長及社工各方都受益的方案。讓這些同工在香港的小學擔任駐校社工時「不溯及既往原則下獲得豁免而維持原貌繼續運作」。
 

(2)落實及延長過渡期:
就教育局提出新政策下有3年過渡期,這一再反映政策推行政策時並未綜觀全局,而且,過渡期只行政考慮,而非顧及輔導服務最的質素,在短短3年之內,同工縱是願意在職進修,可惜目前的兼讀學位社工課程名額每年只得五十五個,因此,社總建議延長過渡期至6年,讓同工有足夠的時間報讀學位課程。此外,教育局應指引學校如未轉新模式需執行過渡期,讓非學位社工以新政策為藉口斷絕學生與社工一直建立了的輔導關係。
 

總結: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重申:
1)全面檢討小學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
2)爭取常規化,一校一社工及一學生輔導老師;
3)加強小學社工專業督導;及
4)取消時限性服務投標制度。
5)一校一社工政策,立即執行Grandfather方案,落實及延長過渡期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

2018年9月23日
 

P.S. 甚麼是grandfather?
(1)祖父政策(Grandfathering policy) 是新舊制度交接時常有出現的政策
在推行新制度時以「不溯及既往原則下獲得豁免而維持原貌繼續運作」的政策。這個政策可以盡量減少受影響的人及狀況(註一)。其中,第一類註冊社工中已採用了相關的政策:

例子:grandfather註冊社工
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於1998年1月16日成立為法定機構,當時是根據1997年6月6日生效的《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而推行了社工註冊的制度,其中「於1982年3月31日或該日之前已擔任任何社會工作職位;及在該日期之後已擔任一個或多於一個的社會工作職位至少10年,不論是否連續地擔任該職位或該等職位」的社工就是以grandfather方案處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