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被林鄭擺上枱的警察還能冷靜和理性地執行公務嗎?】

政府懶理五大訴求,除不斷發表令人憤怒的言行,更刻意令警民關係升級,昨日繼沙田新城市廣場一役,再次見警隊高層疑似犧牲前線警員以作佈局,塑造一個示威者追打警察的畫面...

#防暴不斷向密集人群開槍
昨日參與荃灣遊行人數眾多,最後不少市民唯有往楊屋道方向前進,令警方於傍晚宣稱會短時間內清場,沒有評估當時鄰旁於晚上8時前獲不反對通知書的荃灣公園,早已被遊行人士「迫爆」,才令市民走向楊屋道。人群中有老有少,有不少普通裝扮的市民在場。

本來警方有許多不會引起傷亡的方法清場,但警方選擇不斷低角度向人群瘋狂發射催淚彈,更向密集人群及位於行人路上的記者群方向發射布袋彈或海棉彈,需要在場社工不斷提醒警方如非打算追殺市民而只是清場,無需要開槍令市民無差別被傷害,更不應低角度發射催淚彈,因為子彈和催淚彈殼會令市民被傷害,甚至導致永久傷殘或死亡。

之後,不知是指揮官的命令,還是持槍的防暴警察失控,前線防暴警察仍然不斷向群眾舉槍,只是經社工指出「警方沒有受到生命威脅的情況下,無需要開槍。」後經同袍提醒而放下槍。可是,即使群眾已向後退,警方仍然向人群發射催淚彈,需要社工再次提醒遊行人數太多,沒有空間避開催淚彈,會引致人踩人的情況,警方才停止發射。究竟現場指揮官和前線防暴警察,是否有冷靜和理性的智慧判斷現場危機狀況而決定如何清場?還是希望借機向市民復仇,跌入政府營造的陷阱?

#不足十位只有圓盾的藍帽子被警隊高層犧牲
晚上,約30名抗爭者於荃灣大鴻輝中心附近商議,社工聽到他們表示會撤退。正當抗爭者慢慢散去時,附近卻傳來警車警笛聲,令他們加快離開。突然只有6至8名藍衫警員由白衣督察帶領下,由警車下車從鄰街走到抗爭者附近,並嘗試透過喝令及揮舞手中警棍以驅散抗爭者。然而,當時他們只是寥寥數人,手持裝備亦只有圓盾及警棍,相較於下午時的佈防,不論是手持的裝備或人數有明顯差距。

對於正在撤退的抗爭者而言,面對下午被瘋狂放催淚彈,再加上首次看見兩部水炮車到場和過往不停聽到被警方圍捕的恐懼,抗爭者的恐懼已達頂點,無法忍受突然有警員出現,決定向警察方向衝出去,期望讓後排的抗爭者能成功離開,最後出現有藍衫警員被追打的情況,更出現藍衫警員開槍的畫面,當時有不少記者在警員的射擊範圍內。警方舉槍指向抗爭者及記者的行為亦明顯觸動記者情緒,引致出現記者追問警員三四條街的畫面。

隨後兩三分鐘,過百防暴就突然出現在事發現場上,這不禁讓人疑惑是警隊高層故意以同袍做餌。難道警方看不見抗爭者正在撤退嗎?為何只由十名不足的輕裝警員正面應對正在撤退的幾十名抗爭者?似乎繼沙田新城市廣場一役後,警隊高層是否再次設局以輕裝警員挑釁抗爭者情緒及引誘抗爭者絕地反擊以製造的暴力場面呢?

#警方不斷阻礙社工執行公務
這夜,不少社工努力向被圍捕的市民索取姓名及親友的聯絡電話,有些成功取得資料後,可盡快通知律師及家人,但不少警察向社工作出呼喝,以盾牌推撞社工,更阻止社工陪伴不少受到驚嚇或不足18歲的兒童前往警署。

其中,社工發現一名男童被索帶反手綁起,蹲在冷巷被一群防暴警察圍住。社工向警員查詢男童樣子年幼,希望可陪伴在旁,但警方卻指責社工教壞人,應該以身作則,不應在此出現。後來,社工唯有大聲指出男童肯定不足16歲,甚至看幼嫰的樣子,最多只有中一或中二,警方繼續企圖阻止社工說出男童的權利,更不懂外展社工過往也會陪同年青人被捕或前往警署的做法,明顯不清楚社工的工作範疇。直至,社工成功取得其姓名及家人的聯絡,並繼續說出男童被捕的權利,可到達警署後致電家人以告知身處哪一間警署,警方才開始意識孩子是那麼小,那時才剪開綁住男童的索帶。可是,即使男童成功告知社工他只有12歲,但警方仍然不願交代男童究竟犯了何事要被如此反綁。難道警方拘捕他只因他有戴頭盔和口罩?最重要是警方即使知道男童只有12歲,仍然拒絕讓社工陪同男童前往警署,以確保男童可得到應有的權利及關顧其心理狀況。究竟警方是否能理性及專業地執行公務?

#社總強烈要求社署向警務處長發出通知警方勿阻礙前線社工執行公務
社會福利署責無旁貸,需要盡快向警務處處長發出通告,清楚要求所有警務人員不要阻礙前線社工履行社工職責。社署絕對有責任維護社工的專業,特別是社工需要協助被捕人士獲得應有人權及關顧其身心狀況,以作日後社工繼續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