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社總報導>> 記社總總幹事許麗明上庭

主控官遲遲末到,一出庭即再要求休庭
 

5月14日早上,社總總幹事許麗明,因應於9月29日「全球反極權遊行」,在金鐘一帶進行被捕友援時被捕,與另外52位被告準時於9時30分之前已到達法庭。然而,一直等到10時20分仍未開庭,庭內保安跟同事說主控未到。10時33分,正式開庭,本來主控想進行程序,惟羅德泉主任裁判官向主控查問為何遲到,主控表示要整理文件。由於是次提訊目的是要被告轉介到區域法院審訊,但許的代表大律師郭憬憲提出其控罪只屬簡易治罪程序控罪,即《警隊條例》第63條檢控襲警罪,刑罰較輕、最高判監6個月及罰款5,000元的襲擊警務人員罪,不能轉介上區域法院,因此,主控官於開庭4分鐘後(即10時37分),向法官提出要再「整理文件」,須休庭30分鐘。結果是差不多一小時才重新開庭。無論被告、法官或律師團都因主控官的「一整再整」浪費了寶貴時間,當中也花費了納稅人的金錢。

 

律師昨天才收到文件,無足夠時間提供法律意見
 

其後,11時28分再次開庭,即再花多了差不多一小時才完成「整理文件」。在法庭內的53位被告及其代表律師團,只能被動地等,事實上,檢控方面本來已把10月初的案件推遲至於2019年12月23日,後來再把案件延後至2020年3月13日,比同類形案件只押後 4 至 6 星期,多了一個月。由於疫情影響3月的提訊日期改至今天5月14日,縱使有再多的被告,理應有充裕時間處理,惟向被告的代表律師團只能於前一天收到相關文件,令到律師難以向各位被告提供法律意見,也有故意之嫌。

 

事實勝於雄辯,遲來的分拆案件
 

就許麗明的案件,早於去年12月13日出庭時大律師郭憬憲已向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申請分拆,原因是許所牽涉的事件是獨立於其他被告,而且沒有共同證人,故申請將許的分拆成一宗獨立的案件,郭大律師預計案件可於(12月13日的)兩星期後開審,僅需傳召兩名證人,及播放一段辯方影片,審訊時間只需一、兩天。當時,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採納了主控官的意見表示許與其他被告同時被捕,需要一併審判,於是拒絕許的申請。事實勝於雄辯,今天因應法律的權限,許麗明的襲警罪並不符合轉介至區域法院的條件,故郭大律師據理力爭,鋪陳事實,今天的主任裁判官羅德泉也不得不把她的案件其他52位被告的案件分拆處理。

此外,控方申請修改控罪詳情,將涉事警員匿名為「A」及將地點改為「太古廣場外」。郭大律師表示對前者的修訂保留爭議,申請今日無需答辯,押後至7月2日,以待索取文件和提供法律意見。主任裁判官羅德泉表示把相關爭議於審訊時交由主審裁判官處理。


守住法治,不放棄
 

許麗明表示案件能分拆是反映「一日仲有法可依,一日都仲可以爭取到少少公義」,事實上仍有很多律師為公義無私付出,守住法治,我們也不能放棄。雖然許的案件分拆了,但她仍然會與其他被告同行,齊上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