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抒困只抒林鄭困 先救海豚才救人》
昨天邱騰華打響頭炮,公佈動用百億拯救死氣沉沉的海洋公園,海豚們終有望脫離賣藝掙食的悲慘生涯,轉移往大一點的地方繼續被人圈養觀賞。林鄭先救海豚才救人,今天動用另一個百億元,並且親自公佈十項抒困措施,卻了無新意,幾乎全是民間爭取多年的訴求,由她擔任問責官員至上任特首後,均置若罔聞,居然在香港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時,卻成為她的大恩大德,社總對此實在嗤之以鼻。
被捕者的下落與安危 — 倡議警方 39 分鐘內要讓親屬確定被捕者所在位置
【文:楊紫荊、倫智偉】 先說一個時地人事:12 月某夜的零晨三時,六線行車公路旁的某警署門外,站著廿多位被捕者家屬,其中一位是未成年被捕者的老父,在沒有西九龍區的 NGOs 社工值班的情況下,只有三位社總 oncall 48 義務執勤的同工。 「報案室」不同「警署」?! 警方 2am 時致電老父,叫他到警署來。抵達後,警方一直請他在門外等侯,而家屬們則一直守至清晨,部分累得要席地而睡。 清晨 9 時,老父收到律師消息,他兒子並不在警署內!白白等了五六小時是其次,兒子安危和下落卻是最重要。我們連忙替老父向鐵閘後的警察作出詢問,該警員表示情況與他無關,只叫我們致電報案室;電話接通了,但警察在電話裡支吾以對。擾攘一輪,最後說老父的兒子的而且確不在「報案室」,不過在該「警署」内。
【香港人要有被捕的心理準備】之二
隨著警方有意或無意胡亂驅散人群,大批市民「行街食飯」被圍捕的機會增加,除之前提及要準備好個人資料( http://hkswgu.org.hk/news_detail.php?id=288o ),以便親友隨時將資料給予較有經驗的義務律師團外,下列幾項事情亦必須留意:
【社工及親友@香港仔警署】
一眾焦急萬分的親友,對於被濫捕的人士已被剝奪人生自由達45小時,實在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見到摯愛的親友... 警察表示只有幾位調查主管,但要處理百多位「犯人」,所以努力勸喻親友先行離開,被捕人士獲釋前再通知親友。在場社工當然立即更正被捕人士不是「犯人」,警察也立即更正說法,市民是被捕人士而非犯人。不少親友基於擔心,繼續留守狹窄的行人路上,因為警署已被水馬圍住,親友由報案室門口塞滿至附近小公園。
大圍捕 違人權
警方採取大圍捕策略,以處理大型示威活動。有報導引述警隊中人透露,這是新任警務處處長的主意,目的是震懾示威者。我們對此感到反感,並且認為警方此舉有極大的反效果!
【警方是否刻意兩邊驅散市民製造圍捕局面?】
警方在仍不知是誰人進行「裝修」的情況下,突然終止有百萬人參與中的遊行,還限時30分鐘內清場,各區均出現緊張局勢。 中環及灣仔的市民因警方的驅散至銅鑼灣,以及剛到達銅鑼灣本欲參與遊行的市民,晚飯後見證警方再次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發揮其「胡亂佈陣」及「胡亂驅散」的精神,向未完全趕及離開的人群發射催淚彈,再突然向在SOGO和希慎廣場對出逃避催淚彈的市民圍攻,即使市民已配合警方的驅散方向撤離,但最後警方再出現溝通混亂,不斷以胡椒噴霧和警棍指向記者、救護、社工和市民。要求行人路上的人群往後退,但同時另一邊也出現防暴驅散,導致兩邊市民被驅散,再次出現大量市民「被圍困」的局面。
【2019除夕夜見證警方如何多做事令和平不再】
這夜當陣地社工在太子至尖沙咀的地鐵站崗時,原以為於晚上9時人鏈完結後,可以與市民一起在和平的氣氛下迎接2020年,可是最終防暴於人鏈完結後出現,並走入人群作出驅散和拘捕,速龍小隊更多次突擊拘捕正在橫過馬路的市民,或是追撃行人路上的市民,令2019年的最後一夜仍然不能平靜。
【香港人要有被捕的心理準備】
現場做被捕支援在防暴嚴密監管下,被捕者越難越講出自己的個人資料,也怕被人因而起底,反而早些做好被捕準備,通知親友倘若你失蹤多久,在不少平台發現你被捕的相片或短片,那便要盡快將下列資料發給義務律師團,以讓律師盡快前往警署支援被捕人士,特別是陪被捕人士落口供,避免被捕人士的口供對自己或別人不利,亦給予警方知道不要隨便傷害被捕人士。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27